上海粤语新歌榜联盟

男人KTV

严肃厨房 2021-05-08 15:52:15


上周一去北京出差,和客户相约簋街吃宵夜。

在这高楼环伺的遗忘之地,点上些筋头巴脑的烤串和油炸蝉蛹:

皮的滋味儿,筋的弹性,烤的焦香,卤的回甜,伴着几杯冰啤入喉,长抒一口胸臆,顿感白驹过隙,暮色苍茫。

扯下最后的顽筋,嗦掉手指上的油星,啃完了骨头再喝酒,既加深了羁绊,也放慢了节奏,杯盏交错之间,业务聊起来也顺畅了不少。

送走客户准备打车回酒店的时候,估摸已是靠近十一点,街上闹腾的吆喝、等位的人潮,还有烧制小龙虾独有的呛燥香气,都已无法让酒足饭饱的我有所触动。

反而,这些天依靠工作麻痹自我所压制的失落感,在北京午夜闷热的街头,随着酒精的发散一点一滴蔓延开来。

好死不死的,一家烤串点的外放音响切换到了刘若英的《后来》:

“后来,我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

可惜你早已远去 ,消失在人海

后来 ,终于在眼泪中明白

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再”

后悔、悲伤和孤独瞬间吞没了我,心态差点就要崩了。

一切都像肉串没了孜然那样,无味而寡淡,喝再多老酒也翻不了篇的那种。

于是我决定要一个人去唱K通宵好好发泄一下情绪,随手搜了酒店附近最近的一家KTV,打了车就直奔去。

万万没想到,站在那家ktv门口的时候,我以为自己穿越了。

一个章鱼烧似的老式霓虹招牌被树枝半掩着藏在一家足浴店上头,量贩式的名称也是世纪初ktv常用的名词,等我走进那个灯光昏沉仅能放下一间楼梯的门口,我觉得自己回到了九十年代末:

粉红色的灯光,最原始的二极管霓虹招牌灯,学校走廊般朴素的台阶和扶手,两侧简单修饰的墙面装着一些闪烁不定的彩色灯。

没有侍者,没有门庭小哥,只有窗台边一个穿着热裤皮肤黝黑的黄发女人在边打电话边抽烟。

轻轻推开虚掩着的木框玻璃格子门,上世纪末最流行的中式木结构装饰风格扑面而来,前台窝在角落,背靠着堆满酒瓶的木头展示柜,一张偌大的老式高脚老板桌后头坐着一位穿红衣服烫着卷发菠菜头的东北大姐(我之后根据口音推测)。

店里几乎没什么人,除开老板娘,只有一个充当侍者和服务员的小哥。播放的音乐也是些粤语老歌,一眼看去目能所及的包房几乎灯光全都暗着,只有一两个透着光传出几声走调的歌喉。

简单的几句询问,我就打算随便定个包间唱一会儿,价钱倒是出奇的便宜,一个大包房通宵也才一百出头(店里的包房好像都差不多大,而且没人很空所以大包房和小包房一个价)。

等我付完钱准备去包房的时候,老板娘突然挤眉弄眼地朝我蹦出半句:

“小哥,我们这儿有小妹你需要吗?”

她说得我有些楞,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只是轻轻摇了摇手,没想她连忙说道:

“免费的,不用钱,不是你想的那种,就陪你唱唱歌而已。”

说罢她还象征性地瞟了一眼门口,想必就是说站在窗台旁抽烟的那个女人。

我依旧是抬起手来轻轻地摇了摇,在这样一个属于自己的时刻,我不希望有人来打扰我的男人KTV。

老板娘似乎还不愿放弃,还是有些劝导般地继续说:

“小哥我看你一个人来也怪孤单的,让我们小妹陪你唱唱歌放松下心情不挺好的吗?”

没等她说完我就转身走向拐角处的包房,当服务员的小哥也是个东北银,用一口流利的东北话给我介绍了一通设施,大体上就是:

“哥们我们这曲库比较旧新歌可能比较少您将就着唱,还有要是音响话筒啥不好使你就跟我说我马上来弄。”

还真别说,话筒没一支有电的,估计是很久没有人用的关系,我喊来小哥给我换了电池,他还送了我一包微波炉热的爆米花和两瓶矿泉水(我之前酒喝了挺多不能再喝了,不然自个儿在外头醉了哄哟完蛋)

不得不说的是包房内的设备估计是翻新过,电视是液晶的,点歌台也是触屏的,我扑哧扑哧的点了一大堆苦情歌,立马开始唱:

首先是前任三里把自己听哭的《体面》。

还想点同样曾经把自己唱哭的《说散就散》来着,可惜曲库里头没有原版,只有冯提莫的翻唱版本。。。我想了想那还不如不点。

然后是最残忍的李宗盛现场,以前听不惯李宗盛,总觉得他唱歌像是念口白很平淡,谁能想到年岁渐长自己真正领悟那些道理的时候,才能体会这种无力的悲哀。

真的是作孽啊,失恋的人怎么能听李宗盛呢?

于是我继续作死点了《后来》,用我饱受咽喉炎折腾的喉咙声嘶力竭地唱着,一遍又一遍。

后悔又有什么用呢?咕噜咕噜灌下矿泉水又有什么用呢?唱哭自己鼻涕眼泪糊成一片又有什么用呢?

错就是错,过就是过。

于是我继续点孙燕姿的歌:

用难听走调的声音继续勉强唱着,为什么人总要在失去之后才能真正懂得自己曾经错在哪里?

大抵男人都是大猪蹄子吧,这些天我总是这样数落自己。

白天我可以假装得充满干劲很开心,可在这种无人的午夜,真的无法再对自己说谎。

无论把日子安排得再忙再紧,也难免有空隙时间,我总是忍不住去想,去后悔,去怀念,我恨自己的脆弱,也恨自己曾经的满不在乎和不以为然。

一点一滴,终于毁了这一切。

最后我唱了十几遍《分手快乐》,唱到矿泉水喝完,唱到发炎的喉咙再也克制不住咳嗽,唱到眼睛模糊看不清荧幕。

真的好难过啊,脑海里无限循环播放那些画面,是我活该难过吧。

可我知道自己再也没有机会当面跟她说一声“抱歉”。

对不起,真的很对不起,可我说再多对不起又有什么用呢?

凌晨四点零八分,我唱完第十六次《分手快乐》,口干舌燥,咽喉肿痛。

走出KTV,天边已泛起蒙蒙亮的鱼肚白。

有些事情你越想忘记,就会记得越牢。

当有些事情你无法得到时。

你惟一能做的,就是不要忘记。

文 / 大猪蹄子binge  歌曲信息:空城 (梅艳芳)



 


对不起,晚安

Copyright © 上海粤语新歌榜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