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粤语新歌榜联盟

为什么很多人喜欢听粤语歌?

静安区海上文化中心 2020-02-13 13:43:28

《夏洛特烦恼》里,大傻用一口流利的孟加拉粤语唱了两句《倩女幽魂》,马冬梅一巴掌呼了上去说,不许侮辱我偶像。从这一巴掌的力度可以看出,粤语不好学啊。

粤语虽然难学,但很多人都觉得粤语很好听,粤语歌也很好听。可能是因为下面三个原因:

一是粤语的调多。普通话是四个调,粤语有九个调。至于这九个调怎么说,可以学一下用粤语数数,三九四零五二七八十,这九个数刚好是粤语的九个调。粤语九个调里面除了第一声和第二声和普通话一样外,其他七个调都是普通话里没有的。这九个调从最高调到最低调皆有,所以听起来起伏不定,抑扬顿挫,层次感非常明显。粤语本身的音调就像一段旋律,当它在谱上一段旋律契合的曲子,自然很好听。

调多还有一个作用是减少同音字,普通话有个很大的问题就是同音字太多。小学时候从拼音学起的普通话,声母有23个,韵母24个,调4个,理论上来说可以有23 x 24 x 4 = 2208个发音。而粤语声母19个(比普通话少了四个翘舌),韵母53个,调9个,理论上可以有19 x 53 x 9 = 9063个发音。从这个数字可以看出,粤语的发音丰富程度要远远大过普通话。据说是语言大师赵元任先生所写的神文《季姬击鸡记》,普通话读是ji ji ji ji ji,粤语读是gwai gei gik gai gei。再比如这八个字,事,室,市,世,适,试,噬,式,普通话是同一个读音,但粤语是八个互不相同的读音。粤语里很多韵母都是普通话没有的,比如《浮夸》高潮之前的部分,全为“oi”韵,《偏偏喜欢你》基本全为“eoi”韵。

第二个原因,可能因为粤语没有降调,降调就是类似于普通话第四声。降调给人的感觉是语气比较重。武汉话听起来不够友好,一个原因就是降声太重。
三,粤语的好听不仅因为它的语音语调,还因为它的古老。最能反应粤语的古老是那些古色古香的用词,吃叫食,喝叫饮,走叫行,跑叫走,像叫似,也叫亦,穿叫着,脱叫除,衣服叫衫,脸叫面,脖子叫颈,讨厌叫憎,警察叫差人,钱的单位是文。这些都是文言文啊。

文字转自豆瓣网友@未央歌

香港也是电影导演深爱的城市,是都市爱情的多发地。在这个坐拥700万人口的城市,形形色色的人在高堂大厦的间隙里穿梭。在这个寸土寸金的城市,好像所有情感的尺度都被放大。茶餐厅、地下铁、香港街头、甚至是公司楼下的吸烟区,这些生活化的都市场景,都被耳熟能详的爱情故事渲染出粉色滤镜。

电影《重庆森林》剧照

电影《志明与春娇》剧照

简单而细腻的“港味”爱情故事

百老汇粤曲+粤语freestyle

讲述粤广两地情缘


粤语音乐剧了解一下?


原创音乐剧《朝暮有情人》

广州大剧院X香港演戏家族 联合制作

2018年6月13日 19:30 | 大宁剧院

票价(元):380/300/240/160/80

音乐剧《朝暮有情人》由广州大剧院联手“香港音乐剧的旗舰剧团之一”的演戏家族联合出品,融合了广州与香港两个城市的文化特色,通过讲述几代人的爱情故事展现两座城市的变迁及发展。全剧由14首原创歌曲引领贯穿,曲风变化丰富,女主角Flora演绎流行曲风,妈妈展示嘻哈曲风,外婆的唱段则融入了粤剧元素。想听好歌的观众一定不会失望而回。


三个女人一台戏,剧中三位女主角来自一个单亲的港人家庭:外婆丧偶、妈妈失婚、女儿恨嫁,三个失爱的女人相依在同一屋檐下

外婆梅姨五十年前循旧礼过门,多年来与先生相敬如宾。早年丧夫后,梅姨与广州花农彭雄因粤剧结缘,二人宣布婚讯时,却遭到孙女和女儿反对。
饰演梅姨的廖爱玲届时将一展其粤剧歌喉,她最喜欢的曲目是梅姨与彭雄流连海洋公园时唱的《寻乐园》,边唱边跳,难度颇高。被问及在现实生活中可会介意另一半的职业和身份,廖爱玲笑言,“如果真的喜欢,即使对方是乞丐,身处天涯海角也会跟随,我所理解的爱情就应该是这样。”

性格强势的妈妈是剧中的主导角色,被丈夫抛弃后,她肩负重担成为一家之主,入厨房、出厅堂,对老幼无微不至。其扮演者柯映彤年方廿六,这次要挑战五旬失婚妇人,不修篇幅,还要穿上增肥裤扮丑,极具挑战性。

“受过情伤的女人,要么十分软弱,要么十分彪悍”,剧中这位妈妈无疑是后者,但她所表现出来的强悍,实则是出于对家人的爱护。

29岁的女儿 Flora 自幼在破碎家庭中长大,内心渴望逃离,与另一半共同组织新家庭。她对婚姻的渴望有些来势汹汹,甚至会直白地告诉男友:“我好想结婚,真的真的好想结婚。”然而身为网络红人的男友 George 尚未定性,不想被家庭捆绑,害怕负责任,对这段关系最终失望的 Flora 与飞鸿日生情愫。

在导演彭镇南看来,Flora 代表了物质生活丰富而思考空间狭窄的一部分港人,相比之下喜欢思考哲学的“广男”飞鸿在他人眼中显得有些另类,但亦唯有他愿透过 Flora 的要强,去理解她的不安和脆弱。

“真爱”到底是什么?

Flora一直在追寻真正的答案。

《朝暮有情人》告诉我们,

也许只有真正付出过之后才会懂得爱

2018年6月13日 19:30

《朝暮有情人》真爱相约

原价380元,真爱价108元

原价300元,真爱价  98元

原价240元,真爱价  78元


多情应笑我,为爱奋不顾身

即使真爱姗姗来迟,挡不住有情人朝朝暮暮

立即购票

演戏家族成立于1991年,是首个由香港演艺学院毕业生所组成的专业剧团。自成立以来,演戏家族一直以独立非牟利剧团方式运作。顾名思义,演戏家族是一个演员的家。

近作《一屋宝贝》主创班底是音乐剧铁三角高世章、岑伟宗和彭镇南,该剧连夺第十九、二十及二十一届香港舞台剧奖六大奖项,包括最佳整体演出及最佳原创曲词奖。《一屋宝贝》最终回,更加入郑欣宜、林晓峰及郑佩佩参演,成为演艺界一时佳话,再度奠下香港音乐剧全新里程碑。同年五月载誉三度公演《四川好人》,将经典重现舞台。

演戏家族还推出原汁原味的港式音乐剧《恋爱轻飘飘》在上海、广州、珠三角地区进行演出,收到观众及媒体一致好评。全剧歌曲的融入非常巧妙,《好心分手》、《爱很简单》、《飞花》、《这一个夜》、《何日再相见》等近20首经典流曲在歌词上基本保持原样,重新编曲后很好地烘托了剧情,令人拍案叫绝。

十多年来,演戏家族一直坚持在“家”(剧场)中发展,一共制作了二十多个剧目,包括原创剧、翻译剧、大型音乐剧及新剧计划的试管演出,其取材贴近群众,源自生活,普及性及艺术性并重,广受观众及媒体好评。


Copyright © 上海粤语新歌榜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