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粤语新歌榜联盟

恭喜她如此幸运拥有你的姓氏

你的名字我的故事2017 2020-05-21 13:27:01

 

 

国产青春片里的剧情多数和我的青春没有任何关系。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女孩虽然是个台湾电影,但是曾让我感动到痛哭流涕。然而那些情节场景离我也太远,所以感动都是跟着角色的,不是我自己的。


我的少女时代看到最后我也想哭啊,为什么林真心看个刘德华的演唱会就能在外面碰见刘德华,我看了刘若英好几场演唱会就没碰见刘若英呢?


所以说,电影里的初恋什么的,我每次看都表示无感。


我觉得那就是不负责任的瞎胡咧咧。

这时我觉得在故事开始前,先给大家推荐一个讲初恋的电影--《心动》。张艾嘉导的。那才是初恋,那才是青涩懵懂的爱情。那才能让观众有共鸣。

 

初恋这种事啊,挺尴尬的。一般也不提。

尤其我妈也关注着这个公众号呢,怪不好意思的。回头再让她误认为我初中没好好学习才导致后来数学不及格没考上北大的。

不过也过去这么久了,她应该也对我数学不及格的往事释怀了。

 

我们初中的时候,每个人都套在校服里面,毫无特点。

他也一样,就连他那张叛逆的脸和那双好像跟谁都过不去却清澈干净的眼睛也和其他人没什么两样。


他坐在后面,我坐在前面。我在初二之前对他完全没印象。

现在回想,也不记得我是怎么就和他熟起来的。

大概是因为一首歌。

 

我们学校在我初二的那一年整了个广播站,每天晚自习前的吃饭时间就放歌。谁给谁点了什么歌吧什么什么的。那阵子周杰伦初了十一月的肖邦,天天不是点夜曲就是点发如雪。大喇叭每个班一个,还不能拔线。班主任气的不行也没招,只能由他嗷嗷唱。

 

忽然有一天不知道是谁,可能是毕业班的人点了一首Twins《我们的纪念册》。

他觉得好听,就问谁知道歌词。

刚好那阵子我在学粤语歌,对这首很熟悉。天天听词也记住了。

过了几天他拿着他那个蓝屏的MP3给我,让我帮他写一份歌词。我就用语文课的时间,听着歌,给他把歌词顺下来了。

 

估计就是这时候熟的。

 

后来怎么好上的也不记得了,就隐约记得上课传过纸条,还被爱扒后门窗户的班主任逮着过。应该是某一天传纸条的时候就传出了感情

 

好上了是好上了,也没什么变化。平时该上课上课,该干嘛干嘛。也不一起吃饭,也不一起玩耍。有时候下课一块儿出去溜达一圈儿,有时候聊聊天,相互抄抄作业。他每天骑自行车上下学,我坐车。因为我家离得远。放学的时候在车子区一块儿待会儿。诸如此类的。

 

他也曾在广播站点了一首刘若英的《光》给我。


我永远都会记得那天我走着操场忽然听到这首歌的心情。大喇叭说有个人给某年级某班的我点播一首刘若英的光。我停住脚步站在原地听完,跑回教室问他是不是他点的,他咧着嘴笑着打死都不承认。

 

陪着他一起去广播站点歌的同学跟我说他当时一进广播站的门脸就红了,说了半天才把话说清楚。出来以后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自顾自走回教室。这首歌播出来之前他一直紧张的站不住坐不住的,播完他才松了一口气,在座位上傻笑起来。

 

很多年后我又问他,傻笑起来说不记得了。

他骗不了我。

他记得。

就是他。

 

我俩好上的时候好像都已经初三了,毕业压力很大。都怕考不上高中,还曾经相互监督学习。月考一起作弊。

总之很多细节是一点也想不起来了。

 

但我记得有一次月考,物理考试的时候,他做完了提前交卷。然后跑到我的考场门口想把选择题答案给我扔进来,结果监考老师就坐在门口,盯的很紧。他也没什么办法,在考场门口徘徊了半天之后,索性就直接喊:第一题选B,第二题选C”,整个考场顿时发出了翻卷子对答案的声音,老师出去抓他,他就跑到男厕所去了。

 

考完之后我走出考场,看见他站在来往的人群中一脸得意。

 

之后就毕业了。

毕业照上没他。

 

高中我去了另一个地方的农村。

我的学校很恐怖,全封闭的那种,跟监狱一样。而且,什么都没有。

当时手机还不像现在这么普及,我们学校更是严格杜绝手机这种东西的出现。学生打电话只能去学校门口的一排201卡电话那打。每天排一堆人,五个电话里面恨不得三个不好使。而且时间紧,基本上没空说太久。

于是我和初中同学的联系,依靠那种最古老的方式--写信。

 

我和他也是这样联系。

有时他们会把好几个人写的装在一个信封里寄过来,我在用一个信封一块儿给他们寄回去。

中国邮政的速度很慢,一封信从我这寄到他们那,要一个星期。也就是说,我们的交流频率是半个月。每次信都写很长,半个月发生的各种事情都指望几张写满字的纸相互倾诉。

 

他曾经坐车跑到学校来看我,翻墙进来的。陪了我一中午,给我带了一堆吃的。我们那天在学校里逛了逛,找了个地方呆着,一直到上课很久我才回去。

他走之前留了个手机给我,说,这没吃没喝的,你有什么事缺什么打电话给我。

那个手机我们发了一段时间短信之后,假期见面又还给他了。

 

还他手机那次我们俩约出来逛游,他说他毕业的时候没照毕业照。

我说,你肯定躲在四楼阳台上看我们拍呢。

他笑了,说你还是了解我。

我说他是神经病。

 

他在夜色中大笑,和之前他喊完答案在考场门口看着我时一样一脸得意。那是我第一次觉得他很。虽然个子不高,五官也不至于说清秀,可是我喜欢他那一脸爱谁谁的劲儿,

好像整个世界都治不住他,天不怕地不怕的。

 

再之后的记忆就是分手了。也比较模糊了。

也没什么具体原因,本来好像就不至于到爱情那个境界,只是很单纯的喜欢。又没在一个地方呆着了,整天见不着的,一个月两封信。时间长了就把这事忘差不多了。

 

后来,一个同学写信跟我说他和学校一女生走的很近,比较暧昧。接着他写来信说起这个女生。

我看到他的信,以我对他的了解,他是喜欢那个女生的。

那个女生初中和我们一个学校,我跟她也挺熟。

我就回信问他是不是喜欢那个女生。他回信来也没说明白还让我别多想,我对他那封信里的一句话印象很深刻--我绝不会让你的守候还是等到什么的成为空白。

 

放下信课间我就出去给他打电话,让他别腻歪,喜欢那个女生就追。

他问我那我怎么办。

我说咱俩不管怎么着都会是好朋友的。

他还是犹豫。

我说了半天,最后一句是--你怎么知道她不会是你未来老婆?

 

之后他也去别的地方了,我又换了个地方。折腾来折腾去的,电话号码什么的都丢了。

听说他和那个女生在一起了。听说他们感情很好,可他脾气冲,俩人总是吵架。听说他开始帮忙家里的生意,听说他回来了,听说他又走了。

听说他们分手了,听说他们复合了。

我们的联系断了,谁也没主动找过谁,只靠偶尔见到旧时同学,听到一些对方的近况。

 

于是我听懂了刘若英的《听说》。

 

直到前年我和这个男生因为另一个同学加了微信。

他发了照片给我。照片里的他胖了好几圈,眼睛里也没有了当年的桀骜不驯,平和了很多。

他还和那个女生在一起,异地。

我催他赶紧结婚,他总说还要再等等。

 

有一次微信朋友圈流行发红包唱歌什么的。我发了个朋友圈,过了一会儿他给我发了个红包,让我唱首歌给他。我问他唱什么,他让我猜。

我唱了一首Twins的《我们的纪念册》发给他。

他问我怎么知道他想听这首。

我说,直觉。

 

我们一般还是不会联系,朋友圈也没互动。和很多旧同学一样平时根本不联系。在我的主观感受中,我俩已经算是生分了。

可我家里出事的时候,他第一时间发信息给我,告诉我他们都在我身边。他发完信息有两个同学来我家看我,最后和我妈整理随份子的名册时,我看见他的名字。

那天他没来,也没人告诉我他托那两个同学帮他随了份子。

我觉得感动,却没心情跟他发信息说句谢谢,这事就这么过去了。

 

再后来的联系就是今年过年的时候,随便说了两句也不没什么具体内容。大概就是互相催个婚什么的。我说我还早着呢,你啥时候结啊。

他说,不知道。再说吧。我结婚你必须要来啊。

我说好。

 

然后这个不靠谱的家伙五月份忽然告诉我他六月份结婚。我说我在台湾回不去,他非要让我回去,我就是回不去。

他对此耿耿于怀叨逼叨了很长时间。甚至在他都结完婚了,我发个朋友圈他还在下面叨逼抱怨他结婚我没去。

因为他一直在叨逼我就不敢回他什么了,因为不管我回什么他都会叨逼这个事。

很烦。

 

七月份我和一同学去看另一个生了孩子的同学,他们告诉我这个男生忽然结婚是因为他老婆怀孕了。结了婚还是异地,他老婆在家待产,他丈母娘照顾着。结完婚和以前也没什么区别。

听说他俩人脾气还是那么冲,还是会吵架。

我想也许有了孩子就会不一样了。

 

知道他终于结婚的时候,我多少有些感触。倒不是放不下什么的。当时和子钰靖瑜她们聊这个事,她俩跟打了鸡血一样在我面前唱刘若英的《给你》,还让我别悲伤。


我说就算让我现在再选我绝对不会跟他在一起,没有为什么。

可我在那几天忽然听懂了刘若英的《我们没有在一起》,也没有如果当时,也没有遗憾,只是懂了。

有一天我坐在天台上想着以前的事。和小文聊到他。聊到我当时对着电话那边的他说:“你怎么知道她以后不会是你老婆。

小文问我他帅吗。

我说帅。

 

第二天雅雪发了一个关于刘若英的链接,提到一句歌词——恭喜她如此幸运拥有你的姓氏,成为你一生相随的妻子。

我笑了笑,给小文看。

小文问我羡慕吗?我说不羡慕。

只是恭喜。

 

昨天他跟我说,他老婆要生了,预产期是下个月5号。他正在动车上往回赶,在家里照顾一段时间。

 

我的初恋就是这么平淡的开始了又结束了,有没有牵过手我也不记得了。

好多好多都不记得了,但他当年天不怕地不怕的眼神我记忆犹新。

我没有因为这段感情失去什么也没有受过什么伤,现在回想,美好的获得的更多。所以我始终是感激且庆幸的。

 

前几个月整片子找历史素材的时候,翻到了他以前的照片。

我发给他,他说那时候他真瘦。

我没回。

他又发了一句,那个时候真好。你给我写的那张歌词,我还留着呢。

 

神经病。

 

我才发现我跟他连一张合照都没有。

就算是毕业照上的合照都没有。

 

拍毕业照的那天下午,他站在四楼阳台上静静地看着我们,他用他的方式纪念着离别,用他的方式说了再见。

 

那个时候真好。

 

 

 

我本来想放几张他的旧照,于是去他的相册里照。天呐不堪入目不堪入目。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当时整了一个那么非主流的发型我还觉得很帅。

更可怕的是我也看到了我自己的旧照,天呐,太可怕了。

 

就让往事随风吧。

 


Copyright © 上海粤语新歌榜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