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粤语新歌榜联盟

“你们的老师会说粤语吗?”“别担心孩子学起普通话来很快的”

瓜瓜的语言城堡 2020-05-21 15:47:51





考察幼儿园和托管的日常


N0.17

我:“你们这里的老师都会说粤语吗?”

老师:“大部分都会的。你放心,如果孩子听不懂普通话,老师会帮助她的。小孩子很快就学会了。”

我:“不,老师你误会了。我是希望老师们尽可能跟我的小孩说粤语。” 

老师(一脸错愕):“说普通话不是更好吗?”

我:?(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1

幼儿双言/语教育的痛点和盲点

豆豆快两岁了,所以我们开始给她考察不同的托管和幼儿园,以上是我跟接待的老师之间出现频率最高的一段话。有的会表示如果家长有特殊要求,可以告知老师,在一对一的时候多跟孩子说粤语。有的会假装关心,告诉我多数家长都希望孩子学会说普通话,然后教育我学说普通话对孩子融入社会和以后上学的重要性。


我一般只会笑笑,然后再次强调我的要求。然后老师出于销售目的一定会答应我,但仍露出满怀同情的神色——孩子是好孩子,可惜有点傻,普通话都不教。


如果在闲聊中,我还提到豆豆说的话还不多,又会得到另一番教育。一方面强调园区的朋辈环境对语言习得的促进,同时暗示是家中喂养不当,比如老人家带着看电视,缺少语言交流造成的语言发育迟缓。另一方面又会说是家里使用的语言太多导致孩子开口迟,言语产生混乱的问题等等。


出于省力原则,一般我会再次露出礼貌的微笑,现场不回应不争论,而心里默默把这家幼儿园/托管划掉,OUT! 然而令人担心的是,可能到最后全部都会被划掉,因为这些显然是社会普遍认识。


就连我那表弟,自己普通话说不准却硬要跟孩子说普通话,还要他妈也跟着说。有的朋友跟家里人说潮汕话,跟我们说广州话,对着牙牙学语的孩子却说普通话。我的侄子们已经上小学了,家族聚餐的时候,全场大人没有一个在说普通话的,但是两个小孩普通话聊个不停。小的那个还肯说广州话,而那个大一点的侄子,跟父母也是说普通话的。这样的例子,随便一抓就是一把,因为实在太普遍了。


托管老师和我的表弟表妹表姐表哥们的想法和做法一方面是由于普通话地位超然。在当代中国大陆的语言政策之下,通晓普通话是获得大部分珍贵社会经济资源的语言钥匙,社会价值不言而喻。就方言的价值而言,广州话的地位和价值仍不算低,家长不至于主动放弃,却由于对于双语习得和社会语言环境变化的认识误区,导致了青少年方言能力的客观流失。


在这篇推送里,我主要关注的是前者,老师家长对于双语习得的认识误区,通过翻译归纳Kendall King和Lyn Fogle在2006年编写的文章Raising Bilingual Children: Common Parental Concerns and Current Research,更正一些在坊间流传甚广的误区。


Kendall King和Lyn Fogle是Georgetown University的研究者,他们合写了许多关于儿童双语语言习得和发展的学术著作,在家庭语言政策的研究领域中有相当的影响。换句话说,他们比那些劝你“只跟孩子使用一种语言”的不具名“专家”要靠谱得多。


 


2

主要结论

时间有限的读者可以只看这个部分

  1. 研究表明双语和单语的孩子在到达语言发展里程碑(milestones)的时间时相似的。换句人话:双语教育不会导致语言发育迟缓。

  2. 没有研究证据表明双语教育会导致语言混乱。有证据证明在日常对话中同时使用两种语言(语码转换)是掌握双语能力的体现。

  3. 人与人的交流才是语言学习的最佳方式。看电视只能是娱乐。

  4. 家长对使用双语的孩子应当抱有更切合实际的期望。他们可能会在某些特定方面有优势,但不是所有人的脑子都会变得更灵光。


在家与孩子交流时,使用父母的第一语言/方言可以令孩子得到形式和内容更丰富的语言输入,有利于促进双语能力的发展,对个人、家庭、社会都具有重要意义。


 2.1 

双语教育与语言发育迟缓

许多家长认为在家中同时接触两种或更多的语言会导致孩子语言发育迟缓,开口说话晚。尽管他们也往往认为具备双语能力比开口早一丢丢更重要,我们还是要指出,从小开始同时接触两种语言,并不会导致任何一种语言的发育迟缓。父母无需刻意统一家庭内部语言。另一项大规模随机抽样研究的结果表明(De Houwer 2007),流传甚广的one-parent-one-language的双语家庭沟通方式培养孩子双语能力的效果不佳,因此父母们也无需改变自己的语言习惯来营造单人单语的家庭语言环境。


需要指出的一点是,语言发育迟缓是医学上的专门概念,儿童语言发展的正常阶段和速度的范围是很广的,有的家长纯粹是把正常的语言发育当作了发育迟缓。


p.s. “没有研究证据证明”的意思是,七大姑八大妈孙子孙女的个案算不上系统的研究证据。


 2.2

双语教育与语言混淆

许多父母担心双语环境会导致孩子混淆两种语言,并且认为语言混淆是导致孩子开口晚的原因。实际上,能够在两种语言之间转换的能力,在语言学里面叫语码转换(code-switchng)。当代语言学研究普遍认为,这是同时掌握两种语言的标志,两岁的孩子已经能够根据沟通的语境进行语码转换了。而孩子进行语码转换的频率其实是取决于父母本身的语言使用方式和社区的语言环境。



 2.3

语言学习与看电视

许多家长依赖书本、视频、电视节目、音乐等商业资源来帮助孩子学习第二种语言,但是这些手段效果不一。


研究表明婴儿存在一种perceptual narrowing的现象,就是他们会随着年龄的增长逐渐失去认知母语(和其他经常接触的语言)以外的发音的能力。如果想要逆转这个流失的过程,面对面的交流比听录音要有效得多。换句话说,一直给孩子听西班牙语的歌曲却没有人当面对ta说过西班牙语的话,可能并不会有助于保留ta认识大舌颤音的能力。


人与人的交流是最佳的促进第一第二语言发展的方式。

 2.4

双语教育与智力

大众媒体和家长们往往夸大了双语能力对认知的促进作用,比如双语能力会使人更聪明等,而迄今为止,严谨的学术研究只确认了某些方面的一些特定优势。比如,双语学习对元语言意识的促进,即对语言系统的抽象认识。双语能力的高低也会影响孩子从双语能力种获得益处的多少。因此双语能力可能会带来认知方面的好处,但不能保证孩子变得更聪明,学习更好,切勿过度神化。



其他参考文章

Baker, C. (2011). Foundations of bilingual education and bilingualism. Bristol; Buffalo; Toronto: Multilingual Matters.


De Houwer, A. (1998). Environmental factors in early bilingual development: The role of parental beliefs and attitudes. In G. Extra & L.Verhoeven (Eds.), Bilingualism and migration (pp. 75–96). New York:Mouton de Gruyter.


De Houwer, A. (1999). Two or more languages in early childhood: Some general points and practical recommendations. Washington, DC: Center for Applied Linguistics. Retrieved March 4, 2005, from www.cal

.org/resources/digest/earlychild.html


De Houwer, A. (2007). Parental language input patterns and children's bilingual use. Applied Psycholinguistics, 28(3), 411-424. 


Esch, E., & Riley, P. (1986/2003). The bilingual family: A handbook for parents (2nd ed.). Cambridge; New Yor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中文版是《打造双语家庭》)


Garcia, O. (2009). Bilingual education in the 21st century: A global perspective. Chichester: Wiley-Blackwell.


King, K. A., & Fogle, L. W. (2006). Bilingual parenting as good parenting: Parents' perspectives on family language policy for additive bilingualism.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Bilingual Education and Bilingualism, 9(6), 695-712. 





Copyright © 上海粤语新歌榜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