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粤语新歌榜联盟

不吹不黑评「吴亦凡骂战」

Sir电影 2020-05-22 13:37:52

大型“骂战”开始了。


吴亦凡VS虎扑,明星VS网友,大面积口舌之争愈演愈烈。


中国嘻哈,时隔一年再上热搜。


去年《中国有嘻哈》因为吴亦凡一句“你有freestyle吗”火了一个夏天;


今年第二季更名《中国新说唱》,却险些被淹没在各大综艺选秀的大海里,本来不温不火。


吴亦凡又一次救了这个节目。



Sir对这门音乐了解不深,但《毒舌》内部一直隐藏着一位深度嘻哈粉。


于是Sir今天请他聊聊吴亦凡,和《中国新说唱》。


他是 @卡卡西式角色扮演



我skr分隔线


最近的嘻哈圈,用一句粤语谚语来形容,叫“六国大封相”。


从一周前吴亦凡被虎扑大军群起而攻之,到吴亦凡disstrack,中间还夹杂着各种地下歌手的表态,有diss有声援。群攻和暗涌,形成前所未有的混乱。但作为一个热爱嘻哈的粉丝,我很高兴中国嘻哈文化能引起更高的关注度,而且也欣喜地看到这其中真有许多人,在理性地思考中国嘻哈文化的未来。


36年前,嘻哈音乐才真正被美国人重视。此前,嘻哈音乐只是躲藏在贫民区中黑人自娱自乐的不入流音乐。但1982年,一首嘻哈歌曲上了各大新闻头条,一向看不起嘻哈的滚石杂志给它打了五颗星。没有旋律,只有五个黑人在伴奏中念着歌词,写的是一个生活在黑人区的小男孩每天遇到的事——突如其来的枪战,随处可见的毒品,没有希望的生活。从此,人们见识到嘻哈音乐的力量,它可以诉说生活,表达愤怒,而且来得如此直接震撼。


《嘻哈正史》


这“五个黑人”的组合,是被滚石杂志评为“嘻哈史上50大最伟大歌手”排名第一的Grandmaster Flash,这首歌叫《教训》,部分歌词如下:


门前有老鼠,门口有蟑螂,巷口有手拿棒球棍的毒虫。

我想逃,但逃不远。

因为拖车的人把我的车拖走了。

不要逼我,因为这已经是我的底线了。


说白了,嘻哈起源于大众,往往偏向弱势群体一边。这一点上,嘻哈文化跟从前的香港电影有点像,它为草根发声,对体制质疑。美国嘻哈文化,是从地下发展成主流,但它的精神一直没有流失。而中国嘻哈,却在今天反过来了——主流强势介入地下。这就好比地基没打稳,却急于在上面建成摩天大楼。


这也是今天吴亦凡遭受各种非议的原因。


所以今天,卡卡西我想从流量代表吴亦凡聊起。分成五个问题,逐个说。


首先,就事论事。



吴亦凡的diss track到底什么水平?



烂。


这应该是大家一致认同的答案。但从吴亦凡的应对来看,我看到另一个字,。吴亦凡太急于塑造一个嘻哈大神的人设。你说我不懂嘻哈?我会发diss track哦。要用最嘻哈的方式,来证明老子真的懂嘻哈。佩服他的勇气,但他真的不需要这么做。


那段黑吴亦凡的音频,其实并没有那么不堪。注意那段录音,是现场,且无伴奏,还要跳舞。而且,那段音乐的难度并不低。旋律说唱对音准的要求极高,旋律中的歌词密集,所以每一个字的音都不能有差错。稍有一点走音,听得非常清楚。所以吴亦凡的音乐,总是有超厚的和音、autotune,去掩盖他声音本身的缺点。


这么说吧,如果你去现场看一场吴亦凡的秀,值回票价是毋庸置疑的。音响设备、物美灯光、外形动作……所有一切都会花重金打造,绝对让你爽。吴亦凡回应中有这样一句说的挺对:“人人平等所以建议以后你们就去听acappella吧,也千万别去现场听我们音乐了。”


虎扑网友用这样一段音频去攻击吴亦凡,确实不公平且业余。而吴亦凡正确的做法,当然是保持高冷,不理就好。不得不说,吴亦凡正面杠是有勇气的。但你要有与之匹配的实力啊。他看似很嘻哈的回应里,并不那么纯粹。回应第一句话——“又动了谁的奶酪??”



他把这场人身攻击,引向背后可能牵扯的利益阴谋。这样做的好处是给自己留后路。一句话,就把格局抬高到与那些“虎扑屌丝”完全不一样的境界:你们被利用了,我不跟你们一般见识。但这一句话,也同时是吴亦凡自动放弃跟对面君子对战的标志。于是,这首diss track只是又变成了他一次圈粉的操作而已。圈内不认,虎扑不认。


最后,这首diss本身,更是令人失望。一向对歌词和flow的变化要求严格的吴严格,写出了如此低级的diss。看似很多高级词汇,但一首歌听下来,却好像根本没说什么。一会儿扯到攻击女生的jrs,一会儿扯到网络暴力,言之无物,只是一些无聊造句的拼凑。喊口号,假大空。要是拿这首歌去比赛,你要求评委在55秒后再按都没人会理你吧。


词差,技巧更没有。


此前说唱歌手刘夫阳diss吴亦凡的《皇帝的新衣》,虽然也没有多深度的歌词,但胜在梗乱飞,punchline信手拈来:


我哥们叫我不要点名树敌,说这样会有 hater

而我说多了无益人的 faker

你资历搞笑,字句老套

从没 underground 过,还敢说你自己"老炮儿"

所以我向你的包装,开炮

Pow pow,你的将面前是双炮


吴亦凡的歌词里,提到喷子们只有“唇枪齿剑”。但你连唇枪齿剑都能输,那还做什么rapper?最令卡卡西失望的,是吴亦凡的蠢。因为急,所以蠢。disstrack前四句话——“这次没有autotune,别跟我说什么电音。百万混音?这歌没混直接发。”(其实能听出来,这首diss还是经过一定程度修音的)


但真的,我更希望吴亦凡的diss全都是autotune,全是电音,再加千万混音。你自己不是说了吗,说我们不懂hiphop,是因为不懂嘻哈音乐的多样。那为什么,不能坚持自己的音乐风格?说好的用音乐说话,为什么要强装汉子?如果吴亦凡用自己推崇的技术做出一首超炸的diss,没人会再说你不懂了吧。


有勇无谋,有心无力。甚至你的歌词里,还要把押韵的字标成红色。是怕别人听不出来在押韵吗。




作为rapper,吴亦凡什么水平?



更烂。


完全没有夸张和掺杂个人爱好的评价。差,就是差。


声音,平庸。吴亦凡的声线,本就不适合说唱。软绵绵,没有攻击性,也没有辨识度。就拿这一季中,卡卡西觉得声线最有潜力的选手举例——功夫胖,浑厚,一开口就穿越到那个充满gangster的街头年代;JD,清脆,亮但不尖,这让他在输出快嘴的时候,让人听得很清晰也舒服;YEE,低压沙哑,跟trap极配,一开口就是诡异的气氛。


没有声音,那只能靠技巧。这一点,至今吴亦凡没展现过。这也是他一直被黑的原因。


最后,是歌词。歌词是最难的部分,但如果能做好,也是最能名留青史的一项能力。但吴亦凡的歌词,因为音乐类型的限制,一直处于比较劣质的水平。嘻哈界里的口水歌,吴亦凡一直在为他的粉丝们生产。从diss track里面能看出,吴亦凡的文字水平很一般。如果是找的枪手,那吴亦凡的文字鉴赏能力更一般。在歌词这一点,我最不看好他。因为吴亦凡没故事可写,没生活可言,更没思考可填。如果有一天突然出事了,从明星摔成了落水狗,那我可能会更关注他的歌词。所以当吴亦凡作为一个rapper、或标榜自己是一个rapper的时候,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都有点可笑。



作为嘻哈音乐人,吴亦凡什么水平?



牛。


强调音乐人这几个字。是因为,许多人根本分不清——musician和rapper的区别(音乐人和饶舌歌手)。其实两者并没有必然关系。好的嘻哈音乐人,不一定是好rapper;好rapper,也不一定能成为好的音乐人。


吴亦凡是国内屈指可数的音乐人。并不仅因为他的资源好,他跟许多大牌合作过,他就是好的音乐人。我说他好,是因为他确实表现出优质音乐人的一面。


就说说我在节目中看到的变化。


在第一季中,吴亦凡就向很多人普及了一些嘻哈音乐的技巧。layback、二和四、节拍等等。但这些技巧性的东西是可以通过学习掌握的。也就是说,可以速成。所以在第一季时,我觉得他在显摆,在立人设,在汇报学习成果。


但这一季不一样。惊人的进步是,吴亦凡的格局确实高了所有人一个级别。注意他说话的用词。关于做音乐的建议,他强调的是“格局”“视野”“制作”;对选手的称呼,他的用词不是rapper,不是选手,而永远是“音乐人”




而对于表演的评判,他真的不仅是在数拍子。他还能从音乐制作的层面给出淘汰的理由,比如分析选手选的beat鼓点少,难度高。这是表演容易被忽视的层面,也是一个音乐人才会注意到的——每个选手的音乐性



说到底,音乐人与纯粹说唱歌手的区别是:


好的音乐人,必须有好的音乐素养、鉴赏力、创作力。这其中包括但不限于对节拍的敏感度,对编曲、歌词编排的注重。吴亦凡能说出这些话,习惯性地吐出这些用词,说明他的定位是一个音乐人。他的资源能让他接触到更前沿的音乐制作流程,更先进的风格。所以,他绝对是国内屈指可数的嘻哈音乐人。


在这一点上,他和陈冠希是如出一辙的。在吴亦凡出现前,陈冠希几乎是靠一己之力撑起华语说唱。他靠的,同样是对嘻哈音乐的超高理解水平。因为对中文不够熟悉,陈冠希的说唱能力并不突出,他的中文flow对比英文和粤语,经常让人听得别扭。但这根本不影响他的地位。他的音乐制作,他beat的多样性、新颖度,现在回去听,至少领先中国underground五到十年的水平。加上他的眼光,让他挖掘出来的嘻哈音乐人都十分优秀。比如mc仁针砭时弊的粤语说唱,已经使他成为说唱界的丐帮帮主;比如陈奂仁,在上《中国有嘻哈》当大魔王的十年前,是陈冠希把他从马来西亚带到香港;又比如农夫、厨房仔……


所以,吴亦凡是以一位优秀的嘻哈音乐人身份,成为一档嘻哈音乐节目的导师的。既然来参加节目,既然你收看这个节目,那就要尊重这里的规则,没什么可说的。



吴亦凡对于中国说唱的贡献是什么水平?



有功有过,功大于过。


要面包还是要爱情,这是一道永恒辩题。那么所有rapper的永恒辩题就是——要面包还是要real。


在美国,其实两者冲突并没那么大。因为自由,因为没管制。rapper们可以在歌词里讲述匪帮生活,同时赚美金戴金链。但在中国,这个问题就是完全两面的选择——成名,意味着妥协、阉割。如pgone,如gai,如tt。


吴亦凡的功,就在于让所有rapper都有了成为下一个吴亦凡的可能。大把广告,大把粉丝,大把机会。就像法老出的diss《清道夫freestyle》里唱到:


大家戴着金链你的表弟听着周延

法老有了十万粉丝不再愁钱

唯有你没赚钱开始妒忌开始翻脸


我相信,这是所有rapper的真心话。我也同意这些真心话。有人听,才有壮大,才有绽放。这都拜吴亦凡所赐。他的庞大流量,让有嘻哈成为爆款,让rapper搬到了歌词里唱了无数遍的市中心,让嘻哈成为中国逼格最高的文化。这是好事,毋庸置疑。


但吴亦凡的过,同样也在于——他让所有rapper都只剩下“成为下一个吴亦凡”这个选择。吴亦凡是什么?是一件被精致包装过的商品,他的成功,很大程度靠秀。而嘻哈精神跟秀,从来背道而驰。什么叫keep real?就是说你真正想说的话,而不是人云亦云。但如今,我却看到许多rapper想靠秀成名。三棒子被淘汰下场后,其他选手跟他说你要“火了”,又说张震岳没有“流量”。



这些话我听到,觉得可怕。当说唱歌手的嘴上离不开火、流量、粉丝……


我最失望的选手是小青龙。吴亦凡欣喜地看到他的改变,我却厌烦他的改变。他变得和别人一样,去做最火的音乐,弄最火的发型,用最讨喜的唱法……何必?



每个人都有成长,也会有改变。可这种改变是你真正深思熟虑过的吗?你擅长吗,你了解吗。就结果而言,小青龙做的所有改变,还是比不上去年和辉子合唱的那一首《time》,而他最圈粉的表现,依然是碾压一切的freestyle环节。



这样下去,中国的嘻哈音乐会趋于雷同,最后变成无味的流行曲、口水歌、夜店金曲。今天吴亦凡标榜的所谓“嘻哈精神”,也会变成一个金字商业招牌(并且可能迅速衰退)。


第二季说唱到现在,我一直提不起劲。但第三集末尾,功夫胖和派克特的1v1终于让我感动了一把。在所有人刷屏那首艾热和李佳隆的《星球坠落》时,我却被他俩的一首《冠军》震撼到一整夜睡不着。功夫胖的一段,是punchline的教科书;派克特的那一段,能拿出来讲解什么叫做flow。



不只因为他们牛逼的技巧,而是在大家纷纷做着更讨喜的new school时,这两个老人用自己对old school的信仰,创作出足以让所有人闭嘴的作品。


尤其当二人穿着唐装布鞋出场,抱拳行礼,功夫胖出场还自称MC,两人像是一组老掉牙的笑话。



但你再看他们,逆流而上,不也照样牛逼哄哄?用派克特的话说:


只要能表达自己,就是冠军。


于是二人的出现,也影响了我的结论:吴亦凡,功大于过。那是因为我觉得在这个嘻哈商业大爆炸的背景下,依然还有一小撮人还忠于嘻哈,坚守自己。这是敢于跟整个时代较劲的浪漫。而我也希望这些人,被更多更多人看到。拜吴亦凡所赐,他们做到了。



最后,这一季《中国新说唱》是什么水平?



这一点,我不想先下结论。


回顾第一季《中国有嘻哈》有个小插曲——清唱环节,有一位选手在比赛前喝大了,唱的时候都快亲上潘玮柏了,场面一度很尴尬。



当潘玮柏对他说抱歉时,他依然不舍得放手,嘴里不断默念:可以给我一个项链吗。你当然可以说他失态、不专业、心理素质差,但我仍然被这个场景打动。因为这是我在其他综艺没见过的,一种没有经过修饰的欲望。他太想要这条链子了,所以才会喝酒,企图麻痹自己,企图让自己放松,企图什么都好,他就是需要一点外力去压低自己的紧张。



第一季,几乎就是一个欲望丛林。所有凶狠的野兽,都对王座虎视眈眈。那一季的选手说话都带刺:“Gai第一,Bridge第二,第三不关我的事。”不忿、不屑、不顺从,所以我们能看到有人直接挑衅吴亦凡,有人面对面diss张震岳,有人在镜头前怼idol完全不闪躲。



这些,在新一季《中国新说唱》都消失了。其实从开播前,这档节目就传出可能延期的消息。最后节目还是如期播出,但也能看出被各种框框限制着。许多人看了前两期,说这一季选手实力太弱。其实这不是他们的错——歌不能随便挑,话不能随便说,动作不能随便做……一不小心,你可能连出镜的机会都没有,直接往你脸上打马赛克。



于是,所有不可控因素都被节目按下了,清唱环节没有了,文身遮住了,淘汰的选手也没镜头了。像是去年Gai在60秒环节的《天干物燥》,唱的内容其实是禁忌,但字幕把一些字眼调整后也能顺利播出,但今年是不可能了。


这一切,参赛选手都知道。但都不敢说,只能服从规则。于是,所有人都变体面了。信条从keep real变成了peace&love,一团和气。说唱当然需要爱与和平,但爱与和平不是妥协与认命的遮羞布。


这一季的《中国新说唱》让我想起了导演宁浩的一句话:“在一个没有一流的时代里,你就做二流最好的。”放这里,同样适用——


在没有一流的时代,它努力在做二流最好的节目。


它依然在夹缝中,努力保留着嘻哈精神的特质。这是无奈,但也更显珍贵。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Copyright © 上海粤语新歌榜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