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粤语新歌榜联盟

小说家族 || 刘雪峰《那年雪灾》(中篇连载三)

小江南文苑 2020-09-15 09:18:39


刘雪峰:贵州湄潭人,中华文学创作协会会员、签约作者,遵义市作家协会会员、湄潭县作协副秘书长、中国保险报特约记者,小江南文苑发起人之一,江山文学网签约作者。九十年开始文学创作,中途停笔十余载,2017年重习创作,有小说、散文、报告文学、通讯等各类稿件散见于市级以上报刊







 
    叶小岑芳龄二十有八,虽然之前也曾有过婚姻,却从来没有感受过爱情。叶小岑十六岁那年,也曾悄悄的喜欢过邻村的一个小伙子,那个年代,情窦初开的山妹子哪敢随便说自己喜欢谁呢,后来那小伙子参军走了。父母之命为她相中了一户家境较好的人家,或许是由于自己喜欢着别人,叶小岑怎么也看不上那吊二郎当的模样,父母收了人家的采礼,由于家里困难,男方的采礼钱让家里用作它用,退婚是要退还人家礼金的,那时虽然不是太大的一笔钱,但对于叶小岑的家景依然是不小的压力。于是,小小年纪的叶小岑起早贪黑的劳作只为了还人家的采礼钱……
    叶小岑到底没能凭自己的能力还上人家的彩礼钱,而她的美貌却是成为了十里八乡有目共睹的事实。城里的人们也有人上门提亲,叶小岑心里还想着那个当兵走的小伙,即便是城里的人家也并不当回事。后来一户人家愿意替叶小岑还清之前的彩礼,条件自然是要叶小岑嫁给他的儿子。尽管叶小岑对那游手好闲的小子心里也不乐意,但出于紧逼的压力,也只好暂时应承下来。原想用缓兵之计挺过这一阵,心想日后再慢慢挣钱还彩礼钱。
    岂知叶小岑没有了机会,自从替她还了上一户人家的彩礼钱,这家小伙三天两头的往她家跑,有时呆在她家十天半月的不回去,叶小岑家做什么,那小子就跟着做什么,一点都不把自己当外人,纠缠的让叶小岑防不胜防。叶小岑曾向父母求救过,可父母特冷漠,父亲对母亲说早晚都是人家的人。在一个夜深人静的晚上,那个家在城里平时游手好闲的小伙强行把生米煮成了熟饭……

    叶小岑十八岁那年,在没有任何准备情况下,没有经历任何的爱情便成为了别人女人。婚姻对她来说是在仓促之间成为人妇,就连男女之间那点事除了被动应付,毫无快感可言,自己就像是泄欲的工具。叶小岑始终闷闷不乐自己是乡下嫁进城的女人,在家庭中没有什么地位,婆婆刁难与丈夫的淫威让叶小岑没有一丝安全感,老公游手好闲的天性在婚后表现的更加突出,叶小岑不仅要带孩子还要负责所有的家务琐事,就连家庭的日常开销也需要自己买菜挣钱来维持。叶小岑想逃离,希望能够寻找一种机会脱离苦海,可叶小岑始终没有这种机会,为了逃离叶小岑甚至不惜向别人下跪求情,可老公的臭名在小小的县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根本没有人敢把叶小岑带出去了。直到某一天,一位朋友夫妻一同外出,在叶小岑的一再央求下,叶小岑立下字据,才把叶小岑带到了南方。
    叶小岑到南国,看着那灯红酒绿的诱惑不为所动,她想凭自己的双手养活自己,她和朋友合伙开餐馆,白天自己买菜、自己下厨、自己做跑堂,晚上睡在十元钱一张铺的招待所里。每天打烊清点自己劳动挣来的钱,心里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充实感。叶小岑没有什么远大的理想,一个从大山深处走来的女人,获得自由比什么都重要,她心里只有一种愿望,待自己找了足够的钱再向老公提出离婚……
    赵东碰见叶小岑的时候,她已经和朋友分伙单干了。赵东是税务分局的领导,平时里总会带着一帮人在辖区内转悠。那天赵东路过她的餐馆原本是来检查税务缴纳情况的,可她的美貌让赵东惊慌失措,赵东后来告诉她说自己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有气质的女人,她的美从赵东开始给她带来了好运。赵东以一局之长的实力经常招呼一帮朋友到她这里来消费,让小小餐馆的生意红红火火如同大酒店,而赵东自己却拼命的向这个孤独无援的女人发起进攻。起初她总是拒绝赵东的各种示好,也不给赵东任何机会,给东西、给钱都不接受,甚至为了躲开赵东还把餐馆也关了,玩起失踪来。可这依然还是阻止不了赵东对她的追求,失踪了赵东就满世界的找,直到找到为止。她到底还是抵御不了赵东用金钱、痴情构筑的感情攻势,最终还是屈成了赵东。似乎她一生都是在屈成于人,好的是赵东对她的呵护让她感受到了甜蜜与惬意……
    无论从物质上还是从精神上,赵东对叶小岑的呵护似乎都达到了极致,叶小岑从内心里也慢慢的接受赵东。在一次春节回家的日子,叶小岑正式与老公办理了离婚手续。叶小岑准备尽情的去享受那份久违的爱情,历经无数苦难的女人也该修成正果,有个好的归宿。可事情远远没有叶小岑想像的那么简单,直到她提出与赵东结婚要求,赵东才吱吱吾吾的说自己和老婆还没有离婚,老婆癌症晚期,要她等着自己。这让叶小岑感到莫大的屈,她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同时自己还成为帮凶在欺负另一个同样苦命的女人,但叶小岑没有哭闹,而是选择悄悄的离开。
    叶小岑回到了千里之外的老家,靠开餐馆挣钱在老家的县城重新开张起生意。赵东千里迢迢跑到叶小岑的老家,讫求叶小岑跟他回去,并从叶小岑曾经的个体税务档案里调出她身份证复印件,为她在城郊买了一块地,并为她盖了一幢三层的小洋楼,房产证也办成叶小岑的名字。叶小岑真的被赵东的诚心所感动,这么多年来觊觎自己美丽的男人比比皆是,但真正能这样为自己付出的男人还真的没有。

    朋友们也劝她,说这样好的男人不嫁你还要嫁哪种人。



    国际大酒店的KTV重新装修后,生意十分火爆,叶小岑前几天还来过这里,她感觉出这里音响设备和房间布置都是全市最的。叶小岑随晓玲、飞哥一行人来到这里的时候,大厅的走廊两边一群衣着暴露的女孩排着长长的队列,迎接着来来往往的人们,异口同声商业味十足的“欢迎光临”表现出虚假的真诚,虚情假意眼神只能感觉到她们是对金钱的尊重与崇拜。叶小岑走在头里,一举手,一投足,一种高贵女人的气度彰显得淋漓尽致。晓玲一人却显得虚张而造作走路的姿势趾高气扬,头望着天好象不屑瞧一眼那些站队的女孩们。看着她们那作派,叶小岑心里暗暗在发笑,要不是今天飞哥请客,你们也就是那站队女中最不起眼的谁谁谁……
    那云飞毕竟日常进入高档娱乐场所,他走在叶小岑的右后方,与叶小岑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却又可以与叶小岑轻声交流。过道依然嘈杂,那云飞不时的低头与叶小岑交谈,他们都说了些什么,谁也听不见,就连他们自己也需要对方的眼神方能明白对方话的全意。他们说说笑笑的很幸福的通过长长的走廊,与跟在他们后面的几位着装怪异神色虚妄的女人有些格格不入。
    迎宾小姐把他们带到了叫“威尼斯”包房,豪华陈设和大器的场面令人咋舌。据说这个包间单K厅便可以容纳三十人,K厅的沙发布置在四周,中间腾出约四十平米的空地,来自四面的光柱聚焦在厅堂中间的位置,让每一位歌者、舞者都将获得众星捧月的拥戴。除了K厅之外还有两个休息间,一间置有皮质柔软的真皮沙发,可以供酒醉或困顿的人们临时休息,另一间则是两张单座沙发配上一席茶几,自然是供客人私下洽谈的场所。洗手间地面也用的全泡釉的微金石地砖铺成,墙砖古色古香彰显出高贵档次……
    叶小岑晓玲点食品和安排酒水,自个却开始在那里翻看电脑储存。叶小岑记得上次与飞哥一起唱过《相思风雨中》,那云飞的粤语歌唱得十分地道,原本有些含混不清的粤语从那云飞嘴里发出来却是格外的清,陶醉在情景中的叶小岑几乎不敢相信他不是南粤人的事实。叶小岑为自己的举止暗暗好笑,自己为何一上来就想到这首歌,到底是想重温那种二人合唱的感觉,还是在她的潜意识里浸入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念……

    酒水上来了,刚才还有些矜持的女人们原形毕露了,不管三七二十一掀开瓶盖,迫不急待的抢先进入她们本真的角色。有的玩着骰盅,有的对着酒瓶吹起了喇叭。今晚的聚会与工作没有任何的关联,那云飞特别的轻松,一边与叶小岑对唱着那情意绵绵的曲,一边还配合着音乐节拍轻轻的舞动着四肢。叶小岑看到飞今天没有一点拘慬,他从飞哥信任的眼神里获得了一种鼓励,每到一首新歌开始,她干脆点开了原唱,自己的纤纤玉手伸向同样兴奋的那云飞,只见他们手牵着手,四目相悦相视,频频款款步入舞池。
    那云飞的舞跳得不赖,身在商场应酬多了,什么样的人都见过,什么样的场合都得应付,自然就把自己培养成有些多面的味道,何况面对是一位风华艳丽气度不凡的女性。叶小岑原本不是很会跳舞,后来跟了赵东总是要出现在一些集体场合,在赵东的鼓励与掇之下,便开始学开了。叶小岑跳舞是有着许多先天条件的,她有着天生的好身材和冰雪聪明的悟性,尤其是今天与飞哥的搭配,又是一场无可挑剔的绝配,跳的行云流水,比的群芳黯淡。
    几曲下来,俩人有些累了,那云飞和叶小岑回到沙发上,倒了一杯冰镇的啤酒碰了然后一饮而尽,尽管是在一个凝冻得不能回乡的年度,任何的冰凉都无法扑灭火一样的激情……
    晓玲和几个姐妹跟着过来说要与飞哥玩骰盅,那云飞十分乐意的参与其中,叶小岑自然也坐在那云飞的身边与大家一起玩了起来。压抑许久的情绪今天终于可以无拘无束的释放出来,那云飞玩得十分开心。叶小岑的头晕晕的心里却是满满的幸福感,她要把这个场景记住,把它烙印在自己记忆的深处——一个国企公司的老总,在凝冻的大年三十夜,与一帮风月场所的女子饮酒狂欢到夜半三更,竟然只是为了她心怡的女人……

    KTV出来,姐妹们余兴未尽,于是一个叫月儿的姑娘说请大家吃夜宵,那云飞说今晚喝多了不去了;叶小岑也说晚上从来不敢吃东西,怕长肥膘;晓玲没有勉强他们,朝姐妹们使了个眼神,然后朝叶小岑扮了个鬼脸,并用拳头做了一个加油的手势叶小岑恨铁不成钢的向她投去了鄙视的目光。
    叶小岑与那云飞的方向正好相同,那云飞问小岑要不要帮叫辆车?叶小岑说我想走走,最近脑子有点乱。那云飞也想溜达溜达,到古州一年多的时间了,每次从大街上经过看到街边绿树成荫的人行道,总有一种下车走走的意念。那云飞便与叶小岑并肩走在通往新的夜街上夜静得似乎没有一丝风他们惬意的步在寒冷的街道上,任凭路灯把身影拉长,缩短,再拉长,再缩短……
    好久,他们互相都没有说话。那云飞上次看到叶小岑就总觉得她与别的女孩子不一样,今天的一举一动更加印证了他的判断。但那云飞有些搞不懂叶小岑到底是什么状况下的女人两次碰见她都与晓玲在一起,但从她的气质和仪态又然贵妇人一般。那云飞在南粤打拼多年,女人以什么方式生存,他都见怪不怪了,只是看到叶小岑郁郁寡欢的样,心里滋生出一种不曾有过的怜香惜玉……
    叶小岑回忆今天晚上在飞哥面前的表现,直到她觉得没有失态的言行才稍稍露出笑容。她好几次想和飞哥说赵东事,想让飞哥帮自己拿主意,毕竟她心里一直有不好的预感。但一想到她与飞哥这仅是第二次见面,不应该交浅言深,话到嘴边又让她咽回去了。
  言不由衷的说了一些盐咸醋酸的话,那云飞叶小岑送到她住的楼下,飞哥说改天单独请吃饭叶小岑露出好看的笑容。看着叶小岑进了电梯,那云飞才打车往自己住的地方赶去。


十一


    时间过去了好几天,赵东依然没有消息,飞哥的电话也没有打来。叶小岑有些沉不住气了,平时不喜欢打麻将的叶小岑开始出没在小区麻将,与三教九流的人混在一起。
    输钱的心情糟透了,叶小岑一肚子的怨气找不到地方发泄,突然想起飞哥说请自己吃饭的事。她壮着胆子把电话打了过去,拨通电话前她把自己的情绪调整到最佳状态,清清嗓子准备好最甜美的声音。谁知电话那头铃声响完也没人接,叶小岑的心掉进冰窟窿,情绪没有如此低落过。
    叶小岑正在猜测飞哥没接电话的原因,飞哥的电话却打回头了,飞哥在电话里连抱歉,说自己刚才正在主持一个会议,手机都调到静音了,散会才看到未接来电。叶小岑心里所有的怨都因哥一声歉意烟消云散了,先前的怨气转瞬之间涌动成一眶酸涩而温暖的泪。这么多年,即使是最艰难最无措的时候,叶小岑也没有掉过一颗眼泪,可此时她就象一位爱了委屈的孩子突然间获得了亲人的关爱。
    飞哥说这段时间一直都很忙,保险公司可不比别的行业,正在抢抓春节黄金周,要不下午聚聚。飞哥说话的语气与前几天判若两人,飞哥已转换着角色进入了工作状态。许多时女人的心是最容易满足的,听到飞哥的话,叶小岑已经心花怒放了。
    随飞哥一起过来的有他的两位同事和驾驶员,或许飞哥是不想让叶小岑尴尬,让她叫上自己最好的姐妹一起过来,认真计算起来,叶小岑在这座城市并没有多少朋友想来想云也只叫了晓玲。飞哥是很守时的人,当叶小岑和晓玲来到约定酒店的时候,飞哥和他的同事提前到了,飞哥把主宾位留给了叶小岑,并把她与晓玲介绍给自己的同事,说是自己的两位同乡小妹。晓玲二十多岁,或许是一直从事着服务行业的原因,主动的为大家斟茶倒水,迅速把气氛调的和谐自然。叶小岑依然保持着她的那种矜持,很得体的品着茶,与飞哥及他的同事闲聊脸上溢满幸福之色
    飞哥属于处事大器而幽默风趣的男人,言语通俗却又不落入俗套。听飞哥讲话是一种享受,同样的一句话从飞哥嘴里讲出来频添几分亲切。叶小岑从飞哥身上看到了一种成功男人特有的那种气宇轩昂。天的饭局特别简单,吃的也特别清淡,飞哥说把重点放在晚上的K歌,还说到时要请一位重量级的客人到场。飞哥对晓玲说今晚我们就去晓玲所在大世界,也算是照顾生意吧,晓玲受宠若惊的样子显得特别的卑贱……
    一行人来到晓玲所在的大世界KTV,飞哥两位同事在门口等待客人,自己和叶小岑、晓玲先进了房间,飞哥叮嘱一会客人来了你们可要好好的给我待。叶小岑擅长唱歌,所有流行歌曲都能唱的字正腔圆,叶小岑在待人接物方面更是十分娴熟。因此,叶小岑面对飞哥的嘱托有些小感动,关键的是飞哥对自己的重视与信任。
飞哥请的客人是石油公司的财务总监,飞哥介绍姓崔。石油公司是飞哥公司的大客户,每年有过亿的业务给飞哥的公司,崔总监又是这笔业务举足轻重的人物,飞哥对待他的态度似乎也恭恭敬敬。崔总监一出现,一种强大的气场把个场合镇住了,要不是叶小岑也算见过些世面,否则会怯场。叶小岑因受飞哥之托,自然不辱使命,她一一的与石油公司的领导碰杯意,陪他们唱当下最流行的歌曲,还很得体的应崔总的邀请跳了一曲《冰山上的来客》。
    崔总监很开心,尤其是崔总监原本就来自新疆。叶小岑得知特意为崔总监点了这支曲子,原本是想陪崔总唱这首歌的,谁知却点成了舞曲,叶小岑正要切换过来,崔总监却做出了请的手势。叶小岑歉意的做出了回应,然后随崔总监步入舞池。叶小岑今天跳的很放,舞步轻颖飘逸,这让飞哥刮目相看了。一曲罢了,崔总监与叶小岑牵手向周围的朋友做出感谢的躬身之礼,博得全场热烈掌声。崔总监从茶几上拿了两杯酒,一杯递给叶小岑,一杯给了飞哥,自己再拿了一杯说这杯酒要敬那总和这位小妹,这是他好久以来最开心的一次跳舞,为飞哥公司有叶小岑这样的人才表示祝贺。
    飞哥甜在心里,叶小岑自然心花怒放,两人相视一笑,那种举案齐眉的眼神再次聚,那一瞬间,一种触电的感觉再次慢遍全身。崔总监开心了,尤哥就更开心。飞哥请崔总监K不下十次,每次崔总监都表现得很严肃,虽然最终还是通过各种手段让他把业务给了飞哥公司,但就其成本而言自然是昂贵的。业务公关付出成本也无可厚非,可与崔总监打交道时那如履薄冰的心景,让飞哥觉得自己小心脏随时悬得高高的。没到,一物降一物,叶小岑的出现让他彻底释然,崔总监开心的表情就能证明一切了
    飞哥要亲自送叶小岑到她住的小区楼下。叶小岑临下车时,飞哥从皮夹里拿出一个厚厚的信封,说小岑这是给你的,你帮了我们大忙。叶小岑本想推辞,不想飞哥那真诚的态度让她有些不知所措,于是她无法抗拒的接过信封说了声谢谢
    飞哥开车往前走了两步,然后又退回来放下玻璃说:小岑,明天我下午我来接你,我要好好感谢你。叶小岑笑笑然后点点头,那受宠若惊的喜悦从那菲红的面颊露了出来……
 

十二


    飞哥给的红包沉甸甸的,叶小岑打开一看顿时惊呆了——整整五千块,这是叶小岑有生以来收到的最大的红包。此时她的感动不是钱的数量,而是自己在飞哥面前的表现,得到飞哥认同。当晚,叶小岑做了一个幸福的梦,梦中她与飞哥又一次翩翩起舞,飞哥轻轻揽她入怀……
    因为有了相约,叶小岑从与飞哥分手的那一刻开始,便进入了幸福的待。第二天叶小岑放弃了每天必须的午睡,开始梳妆打扮开来。原本就漂亮的叶小岑其实勿须刻意妆扮依然风采可人,可她还是反复的检查自己的衣着、首饰、就连提包也拿出好几在镜子面前一的比对,直到觉无懈可击还要反复玩味一番。

    下午五点半,叶小岑的手机准时响了,叶小岑不用看也知道是飞哥打的,只有飞哥才这么守时。飞哥把叶小岑带到一个叫做“闲情小站”的西餐厅。餐厅环境幽雅,偌大的厅堂用竹篱与植物分隔成若干小间,轻音乐从厅堂的各个角落响起,显得清幽雅致……
服务生把他们带到靠窗的“紫云阁”。飞哥招呼叶小岑坐下,从服务生手里接过菜单浏览了一遍,然后递给叶小岑,说小岑你点吧,想吃什么点什么,今天你是我唯一的贵宾。飞哥的客气让叶小岑有些不好意思,每次外出吃饭几乎都是赵东安排,自己还真不知如何点菜再说西餐厅来的次数不多,就更不知如何点菜了,面对飞哥的客气她连忙摇手。
  飞哥其实也就是客套客套,知道客随主便的道理,自己的诚心诚意招待客人,自然是需要精心安排的。飞哥点牛排时征求叶小岑要几成熟?叶小岑害怕血腥,要了八成熟的。飞哥觉得八成熟太老,吃起来没有味道,建议小岑偿试一下七成熟的,叶小岑微微一笑点了点头,飞哥的每句话都让她觉得入情入理。
    红酒是从车上带来的,大年那天叶小岑提过喝红酒,后来还是让飞哥给换成洋酒了细腻的飞歌把这事记在心上。这里的红酒又贵又不正宗,不如自己带酒实惠。服务生说餐厅不接受酒水自带,自带酒水按规定收取50元的开瓶费。飞哥调侃这都是你们这个行业的霸王条款,我不给也不行呀。服务生笑笑说,多谢先生理解,你知道我们也只是打工的,只能按老板的要求做事。
    叶小岑今天心情特好。她一边与飞哥碰杯品尝法国拉非,一边小学生似的听飞哥讲解关于红酒的知识。飞哥说红酒还真数法国的好,而中国人最喜欢的法国红酒品牌就是拉非。红酒文化叶小岑插不上话了,自己很少喝红酒,即使喝红酒也从来没有研究品牌来路。听飞哥介绍拉非,冒昧的问了一句说这酒一定很贵吧?
飞哥笑笑说,我们今天喝的也只是2000年的拉非,七千多一瓶,要是1982年的拉非那得要五六万啦。叶小岑没有想到飞哥用这么高档的酒来招待自己,心里涌起一阵小激动。由于心情怡悦的原因,她一再的叮问关于拉非这酒。叶小岑只知道酒是陈的香这个道里,不知为什么1982年的拉非最贵。
    飞哥胸有成竹娓娓道来:1982年是近50年来法国葡萄庄园里的葡萄产量最好的年份,当年的气候条件好,葡萄的质量也就非常好,全年的降雨充沛,日照充足,收获期的天气情况都是最佳的,所以这一年份的葡萄酒被全球酒收藏者一致好评,因为购买的人多了,市面流通的上等品少,其价格一再攀升,记得2003年的时候一瓶才一万多,现在上海零售市场售价已经达到六万……
聊红酒之外,飞哥旁敲侧击的问叶小岑有什么人?叶小岑不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勉强的说父母都年老了。飞哥见叶小岑的所答非所问背后一定有难言之隐,也不再问了。他们回味着老家的年俗和风土人情,在这新春时刻,他们也只能凭想象来弥补感知的空白了。
    从两人的谈话中,叶小岑还知道飞哥的家人在千里之外的老家,也隐隐约约了解飞哥在感情生活方面的坎坷经历,叶小岑开心疼起这个男人来。她似乎透过飞哥那坚韧的表面看到了作为一个常年在外的男人最柔弱的内心世界;还有飞哥和自己在一起时那大男孩形象;飞哥和自己在一起,回归到了他最本真的面目,相互间的距离越来越近。

    那晚,叶小岑失眠了……

    (未完待续)



《湄江文艺》特约选稿基地   湄潭作协创作训练基地




【小江南文苑编委会】

(以姓氏笔画为序)

顾问:王允洪 石与刚 吴建国 赵翔 敖成勇 傅治淮 黄坤利 曹前军 曹裕强

总编:刘雪峰  副总编:刘仲举

主    编:安守琴 张远鹏 熊代忠

副主编:刘国友 秦光忠 黄眉英

编委:孙永宗 孙传仙 冯治炼 宋忠睿 陈文嵩 陈璇 陈振娟 傅景廉 谢启秀 韩先美



【小江南文苑投稿须知】

一、本平台为综合性文艺平台,刊发诗歌、小说、散文、民间故事、报告文学等原创作品。

二、投稿信箱:2762042009@qq.com 作品+简介+照片+微信号一周未刊发,可自行处理。谢绝抄袭、一稿多投、违法及侵害他人权益内容,文责自负,与本平台无关。

三、编辑部有文稿编排、版面设计权利,不负责校阅修改文稿、不提供制作预览。

四、总编微信号 wxid_wb96naj1j2lj22。



Copyright © 上海粤语新歌榜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