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粤语新歌榜联盟

太开心的时候,反而会难过.

我要WhatYouNeed 2020-10-15 16:26:40

一个年轻人的聚集地




编辑 Blake 特区小胖


大概十天以前,开选题会时,我们几个编辑累得摊坐在黑色的办公椅上。紫菜颤颤巍巍地拿出本周选题目录,报了几个新选题。


为了昨天晚上的一个项目,我们都熬到了凌晨,所以早上大家都很没精神,像只鬼一样。


不过,就在我们奄奄一息的时候,特区小胖扭动着屁股,高举着廉价咖啡走了进来:“早上好,各位。有人想和我去一个神秘的地方玩吗?你们一个两个像鬼一样,连妆都不用化了。


在读 Party 这个单词的时候,他故意用香港腔调高了音调。编辑们睁大眼睛,开始高速点头,灼热的目光全部射向了小胖。他动了动灵活的手指,票已经订好了。


于是,就有了这段视频:

请在WiFi信号充足的情况下播放

时长2分钟




视频看完,请继续往下看

___



坦白来说,这次去香港迪士尼,我是想逃避工作,好好放松一下的。


毕业几个月,我一直觉得自己在面对“丢失”的过程,开始慢慢习惯在生活里慢慢失去的大把自由时间,随时能见到朋友的机会,还有每天想要接触新东西的期待。


所以,这一次坐上去香港迪士尼的巴士时,我并没有感受到以前出行的那种兴奋和期待。


这次两天一夜的旅程,转眼就结束了。可出人意料的是,回来之后,每个人都觉得有很深的感触。Jame听到我们的矫情感想,直接在办公室翻起了白眼,“你们这些自媒体人,怎么去趟香港都有那么多感想...”


至于到底是什么感想,我现在就分享给你们,希望,你们也能和朋友过一个开心又充实的国庆假期。





以下感受

来自视频中之编辑


1

来自KC

“每个人都需要一个可以荒诞和疯狂的地方...”


小学时,有一首很火的粤语歌,叫《他约我去迪士尼》。那时恰逢香港迪士尼开业,每逢听到那首歌,我都想去。


十一年后的今天,我终于来到了这里。本以为自己早已没有了当时的童心,可是当我看到的大反派的角色后,我竟然还是百米狂奔冲过去合照。


我背着一罐包装是吸血鬼米奇的爆米花,看见陌生人就跑上去,问他们吃不吃东西,还在恐怖的诡梦实验室里一边吓得尖叫,一边牵着恐怖baby face跳舞,甚至被门外的工作人员询问为何会叫得如此大声。


最后,我坐在睡公主城堡前,举着手机录了好长的视频。


平日里,这些举动可能会被觉得“傻”。就像我自己,在穿梭巴士上听到那句“祝你有开心奇妙的一天”,会觉得想笑。可真正来到这里,我反而觉得一切疯癫都是可以被接受的,这种感觉与平时处处碰壁的感觉是完全相反的。


我觉得人真的需要一个这样包容和接纳自己的地方。生活有很多恶意,至少我们要知道还有一个善意的地方可以去,可以在绝望的时候仍然感受到美好。



诡梦实验室

2

来自紫薇

“我们应该一起去一个让自己变得真实的地方”


我自己也没有想到,这次来香港最开心的事情,是终于和很多动画片里的人物拍了一张照片。这是我小时候的一个愿望,没想到花了那么长的时间才最终实现。


那一刻,我有一个奇妙的感觉,好像自己真的变回一个小孩子。


在“米奇Halloween大街骚”开始之前,我们都围到了美国小镇大街的边上。印象深刻的一个场景,是当音乐响起,看到米奇他们跳着舞出来巡游时,我们站在一起的一群人都散开了,各自拿着手机冲上去拍自己喜欢的画面。


我觉得很好笑,都二十几岁了,这群人怎么还是这么幼稚。


这次一起出去玩,我满脑袋都是大写加粗的“开心”,但我只想和你们强调一个点。我之所以觉得特别开心,是因为觉得好朋友之间都变得更加真实。我难得见到了他们扭曲的神情、低智的行为、还有敏感的内心...这些都是我在朋友圈里见不到的。


想多说一句,如果你和朋友有了裂缝,真的不妨一起去一个“幼稚”的地方。



KC与田心在迪士尼恶人花园


3

来自汤姆

“有一种快乐,会让人想更加努力”


我还记得,大一结束时,我和Blake还有特区小胖去了趟洛杉矶。那是我第一次知道,可以在游乐场玩得那么开心。那时我就在想,永远留在这样的地方该有多好。


从乐园出来,我们没过多久就结束了交换生的生活,离开了学校。回国后,我们再也没有一起去游乐场玩。我的心态,也开始不断在如何出人头地的焦虑和浮躁中徘徊。


这个周末,本以为自己不会再为这些哄小孩的东西而动心。结果,进门之后,我还是对美国小镇大街、睡公主城堡、可爱的迪士尼角色等这些新鲜的东西感到好奇。配合傻傻编辑们的尖叫和大笑...我仿佛穿越到了刚考上大学时的那种心情。


晚上吃饭的时候,我盯着大街上穿着万圣节服装的小孩尖叫和乱跑,觉得自己也成为了其中的一部分。在这里,似乎大家都能够放下烦恼和疲惫,抛开年龄、身份等等的界限,一起在迪士尼恶人花园体验Trick or Treat捣乱跟熊孩子抢糖吃,和米奇疯狂地自拍。


那时候我突然想,其实人赚钱不就是为了和未来的家人拥有这种开心吗?


我冒出一个想法:我要回去继续努力,然后过上这样的生活。



迪士尼恶人大出巡


4

来自紫菜姑娘

“太开心的时候,反而会难过”


在这里玩的第一天,我们跑了好多地方,而且普普通通的事都会变得好开心。吃饭的时候,我吃的是汉堡和薯条。大家一边嘲笑我吃得多,一边分肉给我吃。坐极速矿车的时候,看到大家特别害怕,我特别快乐。


一天玩下来,我眼皮都快睁不开了,却还是会很心甘情愿地挤在人潮里等待着下一个节目“迪士尼恶人大出巡”。我其实很喜欢入夜后的乐园,灯光温黄带着年代感,来往的张张笑脸仿佛带了柔光,喧闹而梦幻。


音乐响起,我觉得很好听,于是费劲地站在音响下举着手机想搜索识别,但是搜不到。开始之后,看着Evil Queen经过眼前,觉得裙子很漂亮,甚至忍不住想着以后生个小甜瓜女儿,也要给她穿这样好看的裙子。


快到晚上七点半时,我坐到了睡公主城堡前的广场,等待烟火表演。本来我们几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对于烟火已经提不起太多兴趣。坐在我身后的编辑田心和kc,看着离开场还有半小时,商量起要不要早早回酒店休息。


但当第一簇烟花照亮身边朋友们的脸时,我们还是像一群小孩一样尖叫起来。


只是,望着接连不断炸开的烟花,我恍惚中竟然有些难过。


不是因为转瞬既逝的美景,而是这一切来的太难得。懂事起,忙碌于学习和工作的我,似乎已经很久没有放下重重的担子,在一个放肆幼稚,而不会被嘲笑地方玩闹。


也许这就是,大喜或是大悲的时刻,人们都会流泪的原因。



让人想哭的烟花


最后

来自Blake


这篇文章的结尾,我和特区小胖商量了很久应该怎么写。


我们写了一个关于我们在香港迪士尼搞笑经历的版本,写过一个互相挖苦的对话,也写过一个很鸡汤的、“请马上出发”风格的版本。


但是最后都全部推翻了。因为,当我看到紫菜的那个“开心到难过”的感受时,自己的心情也有点复杂。


我很记得,田心最后在离开乐园的时候,说了一句话:“离开就结束了。”


尖叫着、感动着、疯癫着、夸张着的我们,还是要坐着巴士回到属于自己的办公室。我也可以预料到,第二天一早起床,我还是要一如既往地打开邮箱,然后打字回复最新的邮件。


只是,那天回来的时候,我刚好听着喜欢的《Yellow》。歌就要唱到高潮时,一个有节奏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转过头去,发现这群人昏睡得七零八落,而声音的来源,就是在我后面的田心。咕噜咕噜,在这有力的节奏里,我的心情忽然反转了。


昏暗的车,载着随时睡着的一群可爱的人,看着远处闪闪发亮的夜景,伴随着田心像拖拉机一样的鼾声,不知为什么,我睡得特别安稳。


晚安。





文字 / WYN

编辑 / Blake 特区小胖

音乐 / Tim Walker - Now I Know


关注我们,天天开心


不知道看了视频的你有什么感受,又能不能认出视频里面的我们...这一次,香港迪士尼全新万圣节 Party 持续的时间,是 9月15日 至 10月31日。在此期间,每天晚上可以看到迪士尼恶人反转乐园的特别表演,也推荐你约上朋友一起去玩哦。


欢迎你在留言区和我们聊聊天,再次晚安。

Copyright © 上海粤语新歌榜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