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粤语新歌榜联盟

林忆莲,没有李宗盛的林忆莲更林忆莲了

怀旧粤语歌 2020-05-21 16:24:33

说起林忆莲,她绝对是娱乐圈长得不算好看却男女通吃的女歌手之一。迷离的眼神,苦情婉转的声线,炉火纯青的唱功,都让她成为华语乐坛一道明亮又忧郁的风景线。

她的歌声总是能道出一些有关爱情的寂寥与落寞,那一首首一句句,成了都市女性聊以慰藉的苦口良药。

而听者在沉溺于自己的伤痛与悲戚的同时,也不由的联想到歌者究竟历经了怎样的爱恨情仇,才会将一首情歌唱得如此荡气回肠。

像很多明星经历过的那样,林忆莲也是在上高中是陪同学去电台面试DJ,同学没有通过,却录取了打酱油的她。1983年,她加盟了新力唱片有限公司,成为旗下合约歌手。

在实力歌手辈出的香港乐坛,林忆莲并不是特别耀眼的一个,直至她遇见了李宗盛,一个集才情与洒脱于一身的男子。他为她量身订做了很多专属于她的林氏情歌。与她携手开启了林忆莲的情歌时代。

正所谓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大家往往把这句话当做自嘲或是调侃,其实这句话背后的荒诞与辛酸,不是所有人能明了。庆幸的是,林忆莲和李宗盛都在最好的时候遇见了彼此,他们都是彼此的千里马,是彼此的伯乐。

两人相识于1992年的《当爱已成往事》,这首歌现在看来,多少带些预言性质。“往事不要再提,人生已多风雨。”这一句道尽了多少人生无奈和以苦为乐,多年后李宗盛的世界巡回演唱上,前奏缓缓入耳,李宗盛还未张口,便已失声哽咽。

对李宗盛而言,林忆莲无疑是他最任性也最揪心的爱恋。

1992年,便开始有两人在一起的传闻,但是李宗盛当时有婚姻在身,两人一直否认,回应只是朋友。不管当时是爱情还是友情,不得不说那时的他们,为我们带来了最好的“林忆莲李宗盛时代”。

1993年5月,林忆莲于滚石旗下的首张国语专辑《不必在乎我是谁》,李宗盛参与监制,同年7月份,林忆莲红馆的第二次个人演唱会,一连十场,嘉宾都是李宗盛。

1995年林忆莲正式加盟滚石唱片,发行唱片《Love Sandy》,其中《伤痕》、《知难不退》、《为你我受冷风吹》都是李宗盛为其量身定做,而这一张专辑也为林忆莲缔造了好几个销售记录。

而工作上的惺惺相惜也让两人的感觉有了微妙的变化。有时候爱情就是这么强词夺理,不由分说,它不管什么先来后到,不管什么收付平衡,它属灵,来也不言不语,走也不管不顾。

当时李宗盛的妻子朱卫茵是香港广播节目的主持人,知名DJ,同时还是一名歌手,两人是在1988年结的婚,随后朱卫茵随李宗盛在台湾定居。之后为李宗盛生下了两个女儿,但这些并未能让两人走到最后。

在李宗盛与林忆莲的深入接触后,发现自己已经陷进新的爱里不能自拔。当这份“师生恋”被曝光甚至因为李宗盛又家室而备受压力,不堪重负的林忆莲甚至远走加拿大。但出乎意料的是,李宗盛为了林忆莲和朱卫茵离了婚,追到加拿大挽回林忆莲。

后来的朱卫茵在自己后来发表的书中写到:“离婚应该两个人各打五十大板,我以前是一个不成熟的老婆。而对于林忆莲,我并不怪她。”离婚后的两人仍是好朋友,在2013年李宗盛在台北小巨蛋开演唱会,朱卫茵低调捧场,说:我是他最大的粉丝。

1998年李宗盛和林忆莲在加拿大结了婚,当时林忆莲已有五个月的身孕,婚后的林忆莲推出了《铿锵玫瑰》,之后便开始了半退休的少奶奶生活。李宗盛说:“我歌里的故事,有的是我的,有的是别人的。有时候,为了不让别人知道,我就找个很厉害的歌手来唱我的歌。”

于是他的爱恨嗔痴、他的隐秘与伟大,都用林忆莲的低吟浅唱款款而来,是他的故事,却也成了更多人的故事,那些听者在笔者的字里行间叹息着自己的周遭,于是,一年又一年,他们的隐秘与悲欢成了听者世世代代流传的爱情秘闻。

后来的林忆莲如此形容自己:《至少还有你》是爱情中的林忆莲、《不必在乎我是谁》是女人林忆莲,而《铿锵玫瑰》则是作为歌者的林忆莲。而李宗盛懂那个唱懂了他写的歌的歌手林忆莲,却不懂那个嫁给他成了孩子妈的太太林忆莲。

两人在2004年发表声明,宣布离婚,这段音乐圈著名的恋情宣布告终。李宗盛在声明里说:“我们的爱若是错误,愿你我没有白白受苦。祝你幸福,找到你要的、你认为值得的。”

看似豁达的李宗盛以接近完美的声明结束了自己的第二段奋不顾身的爱情,可是面对两人一起定居两年多的上海,李宗盛却说:“我并不喜欢上海,我在上海失去了人生的好大一块,我花好多时间和这个城市和解,每走在街道,都有思绪找我...”

可是林忆莲在面对上海时,却是一种往事已经翻页的冷静:“上海对我,是一个充满回忆的城市。”尽管态度不同,可是那一段缅怀也好,唏嘘也好,遗忘或是逃避也好,都化成了两人歌声中哽咽着不可描述的情愫。

李宗盛曾说:“自己几十年前写的歌词,就好像寓言一样遇见了他自己的生活。”他不是一个喜欢孤独的人,却尽被孤独围绕。他唱:“越过山丘,才发现竟无人等候”。这是一句惹人落泪的歌词,在自己寻寻觅觅、跌跌撞撞、凄凄惨惨却满怀希望的越过山丘,竟发现山丘后面空无一人,徒留下一座孤寂的山丘,这何等的荒诞和无奈。

2015年又是在上海,两人同场却未能同台。李宗盛先是开场开讲,与玛莎各自讲诉了学生时代的故事。最后林忆莲压轴在风雨中登台,唱了李宗盛填词的《为你我受冷风吹》后红了眼眶,接着又唱了李宗盛填词的《至少还有你》,才唱了一句,便毫无征兆了泪流满面,几度哽咽。

林忆莲《至少还有你》

故事已经过去,从未想过一个人的名字竟会有如此大的杀伤力,在无人提及的时候佯装善忘,然后嬉笑打闹,稀疏平常,但是一旦有人提及,尘封的往事便一一掀开,犹如昨天,爱恨纠缠,历历在目,说到底那是应了那一句:“爱情它是个难题。”


午夜梦回,千帆过尽。歌坛生涯三十载,唱遍情歌无数。80年代中期出道,90年代走红,20多年后不离麦克风的常青树。林忆莲,更喜欢你现在的样子!

林忆莲最终答应出席芒果台《歌手》,千呼万唤始出来。2015年叫好不叫座的陈洁仪败北,许多资深音乐人为其喊冤,直击如今不懂欣赏好声音。如今林忆莲转身投身综艺真人秀,却无人再担忧她的赛场发挥,乐观极致的认为她就是现场最期待的歌手之一。

幸运地是林忆莲并没有把《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一招鲜吃遍天,那是1991年的华纳飞碟时期。她聪明的理解了歌手需要不断在业务上吐故纳新,也充分领悟了歌坛血雨腥风的真实现状。于是她努力改变造型,成功缔造金曲。这短短的20年里,你不会因为只晓得《爱上一个不回家的人》而断然接受林忆莲的声音。如果1995年没有《伤痕》、《为你我受冷风吹》、《这些,那些》,我想你的记忆停留在鼎盛的飞碟时期,是线性的规律。可是,又有人站出来说,如果没有李宗盛,哪里会有林忆莲!这些言辞未必没有科学,但凭借林忆莲的音乐天赋,即使没有滚石时期的商业国语歌铺垫,2000年后改走时尚动感又不失温情的《至少还有你》、《飞的理由》、《better man》、《it wasn’t meant to be》却同样捕获新群体。

林忆莲是感性睿智的,李宗盛是慧眼识才的。当初两人一拍即合,在台上你侬我侬的演绎着《当爱已成往事》,小李的前妻朱卫茵在台下看的瞠目结舌,又聪明的明白了,这个男人最后不是自己的,我是不是应该安静的走开。李宗盛在80年代末的专辑《寂寞难耐》里,木纳的形容自己“30岁就快来,往后的日子该怎么对自己交代”。是的,在爱情的答卷里,李宗盛就像自己挑选女歌手专辑一样的挑剔和尝鲜,从郑怡到陈淑桦、金智娟、林忆莲、莫文蔚、梁静茹……感情这种爱来时,会雷霆万钧的情绪,谁都没法拿捏结局和过程。一个男性制作人会拥有多少个漂亮的女助理,在不同时期又会接受多少个女歌星的企划案。一张唱片10首情歌,唱者无意,听者有心。1993年《不必在乎我是谁》,这是真正意义上,林忆莲进入滚石唱片的敲门砖,也是未来发展这段叫好又不叫座爱情的见证人。

在没有认识李宗盛前,林忆莲分别在新力和华纳练就了多年唱功。可惜,都是大陆人民不熟悉的港乐,但仍有一些懂音乐的资深乐迷在收藏了她早年的“都市触觉三部曲”和《野花》后,对滚石时期的她就乏善可陈了。反对的声音不绝于耳,诸如“李宗盛把林忆莲的音乐糟蹋成什么样了!”、“ 《伤痕》,就是一首口水歌,李宗盛江郎才尽了……”。这些反击的言论确实重伤过伟大的音乐人,也将矛盾指向了滚石唱片。1993年相识相爱,1997年办理正式婚姻登记,1999年诞生爱的结晶,2004年分道扬镳。所以,每当李宗盛在上海办演唱会,他都会认为上海是他的伤心地。那个当年在古北的家,那个郎有才女有声的完美时期。前些年,有资深乐评人猜测,当初林忆莲转投百代维京,姚谦的门下开始新的音乐征途,曾遭到李宗盛的嫉妒。开门大作《林忆莲~s》另她脱胎换骨,几首电视剧主题曲被传唱,国粤语联合制作模式令许久不开金口演绎粤语的她找到了久违的风采。再放眼回到1999年,她和滚石最后的《铿锵玫瑰》,唱片销量哀鸿遍野,其实也有出彩的金曲,只可惜林忆莲“身在滚石心在别处”。

这样看来,李宗盛是输在后期音乐创作的枯竭上,而林忆莲却大刀阔斧的在姚谦旗下寻找到事业的第二春。

这位1966年出生的姑娘,不忍心将她归入“常青树”的范畴,总固有思维的认为常青树应该是蔡琴、费玉清和龙飘飘这样的年纪和基调,林忆莲太时尚了。和她当年同期出道的女歌星,大都闭关静养,相夫教子,早早做出了隐退江湖的决定。其实,林忆莲也有隐退过,或者更合适说她减少新专辑发行频率的空档期。2003年回到老东家华纳,合作了一张新曲加精选辑《最好的事》,2005、2006年连续出版《本色》、《呼吸》,直至2012年她的概念专辑《盖亚》,用六年的时间去等一样东西,不管怎么说都是一种极端的奢侈,而这样东西,也必须要担得起这样的付出。如今,唱片卖点和包装手段早已不是唱片销量的点金石,可是林忆莲却不落窠臼的勇敢尝试去集结常石磊、恭硕良、李焯雄、乔星等音乐人,在非常态的状况下打磨着《盖亚》的每一个音符和字句,破了建,建了又破,同时投入了三轮巡回演唱会所赚得的收入去供养《盖亚》的生成,殊是不易,却招来听者颇为两极的评价。歌迷是自私的,20年前你唱《夜太黑》 ,为什么如今选择独辟蹊径唱另类而不知所云的概念歌曲。

人有时候就是众口难调的生物,你把他们娇生惯养成一种常态的生存方式,而今肆意的改变,就是一种摧残。

51岁的林忆莲将踏上综艺真人秀的战场,相信现场听审团的群体应该还是会期待她唱《不必在乎我是谁》、《伤痕》,至少想听《也许》、《红眼眶》、《盖亚》的呼声不会太高。但我还是喜欢现在的林忆莲。

最后欣赏一首她的歌。


Copyright © 上海粤语新歌榜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