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粤语新歌榜联盟

南方英雄式乐队的历练——吹波糖乐队专访

雷尼 2020-10-18 06:33:31


雷尼20141220 吹波糖-I Dont Need You



广州作为国内独立音乐的重镇,乐队文化发展至今大概也有了二十余年的时间,2000年的那批最早在广州开始进行活动的乐队,到现在可以说是所剩无几,因为各种工作,家庭等原因而不得不重新规划人生,有些乐队成员则一直坚持在音乐行业任职,坚持在幕后发光发热。作为广州老牌乐队,吹波糖是存留下来为数不多的优秀乐队之一,他们在历经了各种磨难之后,直到今天依然在创作,并且一直活跃在南中国的舞台上,在香港闯出了知名度。11月他们即将进行广东巡演,音乐人攻略特地向他们进行了访问,了解他们这十几年来的变迁。



MG:似乎吹波糖这支乐队是从97年开始组建到现在?你们可以说是见证了广州独立音乐的变迁和成长,对于这十几年的变化,你们认为广州的独立音乐经历了一个怎么样的变化阶段?


吹波糖这个名字,应该说在98年开始诞生,当时18岁的余乐夫与当时年长自己近十岁的的“大哥哥”吴宁东(现为旅加拿大音乐人)组建了这支乐队,而对于现在大家所熟悉的吹波糖,应从2006年主唱民加入开始算起更为适当,并在音乐理念上至今达成一种共识和形成自身的风格。


广州的独立音乐萌芽或早期发展,无疑是走在国内的前沿,但似乎与各种外来文化产业一样,广州似乎始终只扮演着拓荒者的角色,而到了繁荣或灿烂期,总不得以归根到这里,这里的因素太多了。。。。


就广州自身而言,独立音乐圈一直不缺乏优秀或有潜力的乐队团体,他们有敏锐的触觉,天生的灵性。也许由于价值观的问题,在权衡现实生活与理想之间两种冲突下,能兼顾或坚持下来的乐队不太多,大批有潜力的乐手或人才往往最后不能走在一起,各自谋生,所以未能形成一种较大的气候。南方人精明聪慧,但缺少破釜沉舟的勇气,我们不得不承认。


而现在能坚持下来的乐队,有影响力的并不多,但总体而言,本地的独立音乐水准无疑是一直挺进的,无论制作团体的建立逐渐成熟,周边演出场地的增加与器材的提供,这些硬性条件都比十年前到位了不少,只是相比北方而言,广州的市场环境与举措相对还是显得较为冷落。


MG:和你们同期的乐队组建的乐队,如CO2/无了期/大话梅等老乐队都已经一一解散,走到现在,你们会有什么感慨?


有时候回想起来,真的觉得不可思议,十几岁时的“冲动”居然可以延续到现在,我们只能用感恩的心态来形容。一直以来,玩乐队的人分分合合乃是家常便饭,几乎没有一个乐队能逃脱成员变换与聚散,吹波糖也是如此。我们深深地感受到,乐队成员之间的相处,平衡或相互尊重与包容,才是乐队运作的关键。音乐理念相近而走在一起是缘,相处共事培养出大家共同的心志和默契是份。说起来很容易,但能做到的确不容易,只要过了这一关,很多逆境都可以冲破,这就意味着迈向成功。现在的吹波糖已经进入成员的稳定期,大家都有自己的私生活,但走在一起共事时,已经有了无需多言的默契了,回想多年前的多次人员变动,心里已很安慰。


像您提及到的这几个乐队,都是我们的好,他们的解散无疑是乐坛的损失,但世事往往这样,无奈的东西太多。但像我们的前辈与非门,沼泽等乐队,他们一直坚持到现在,并在乐坛都找到了自己的位置,这种“不死”的精神,往往也是独立音乐的精神所在。所以,我也非常期望,有朝一日,Co2,无了期,大话梅等兄弟乐队们,有机会重出乐坛,我知道他们的音乐梦并不是乐队解散了就破灭了,可能是某一个阶段而已。这个假设,我们认为是很有可能的。




MG:大多时间你们会在香港发展,同时也与香港的唱片公司签约,对于你们自己来说,在大陆发展和在香港发展有什么不同之处?在你们看来两边的乐队与音乐氛围有何不同?


香港吧,是一个跟吹波糖很有缘分的地方,何以?我们在制作08年的第一张专辑的时候,就受到香港独立唱片公司“凿开唱片”的力挺,帮我们发行及拍摄MV,那时候结识了香港独立导演Sam曾启森先生。Sam当时是“凿开唱片”的主脑,令我们惊喜的是,他对我们的音乐有着心灵相通的感应,他对我们的解读与MV的布局,令我的首张专辑《青春残酷物语》的发行,在香港引起了很大的反响。当时几乎没有粤语摇滚的乐队,基本是唱英文的,所以当时我们在香港的现身,最起码让许多摇滚乐迷眼前一亮。之后“凿开唱片”解散,但Sam一直与我们合作到现在,包括新专辑《风靡不了这地球》的MV等等,真的是缘分。


我们今年签约‘红线音乐’,在港也参与了更多的大型演出及TVB的节目等等。通过两地的活动,能够反映出两地差异的,首先是独立音乐的“底蕴”有所不同,继续而导致的乐队氛围及演出周边客观条件的差异。毕竟香港没有受过“红色政权”的统治,西方文化色彩浓厚,思想的开放及自主,这必然在“摇滚音乐”或“独立音乐”的基因渗透比本地更深入。他们不但很早已经解决了工业上的设备条件及必须的经济条件问题;更突出的是,在他们很早已经意识到“我要表达什么”或“音乐中的信念”这种精神层面的意识,而本地的乐队更多地还比较在乎“广州终于有大音乐节”或“你看广州也有pogo的群体”这种较表象的东西。当然这是相对的,只是量和度的问题。


MG:今年参加了去台湾参加了山海屯音乐节台中站,在台湾的舞台演唱粤语歌曲,台下的反应如何?


首先我们不会认为艺术是受语言的限制的,比如一部英国或日本电影,我想大家都宁愿看“原版带字幕”,都不会去看“普通话配音版”。音乐也一样,西方的歌剧,东方的京剧,不可能因为演出的地点和国家不同,会受到观众的不认同。反过来说,要听来自美国的声音,就要听美语的,要听来自广东的声音,就要听粤语的,这才是真正懂得享受艺术。


关键在于,你的音乐与语言结合得如何,神韵如何,气质如何,感染力如何,当这些东西你成熟了,到位了,你的方言就会转变成你的亮点。引用一句话“艺术来自天生的语言”!反过来,如果要我们唱英文歌,在那种国际场合,我们都不好意思站在台上。如果你连唱母语的勇气都没有,还玩什么摇滚?


台湾的氛围与香港很接近,观众亲和与热情,加上自由社会的人,都没有政治阴暗面,会去进行文化排斥或围攻。我们的演出很成功,所以新专辑也将会在台湾有代理及宣传,进一步证明了自己。我们非常开心,唱着粤语,把我们真正的自己带到台湾。




MG:《风靡不了这地球》这张专辑对比起你们以前的创作,会有些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


这首歌确实与之前的创作环境有所不同,在我们2012年初举办了“我们在一起——吹波糖广州演唱会”后,一方面有了成功的印记,但另一方面,由于演唱会的筹集事宜许多都是我们成员们自己兼顾,这使得演唱会过后,大家都深感疲惫,在没有商量和似乎大家都心里形成默契一样,乐队应该说进入了一个休整期。


《风靡不了这地球》就是在这个环境下创作的,大家见面不多,不排练,各有各的生活,但这不等于我们的心不在一起,也许大家都意识到,要在生活中体验,获取灵感了。负责主要音乐创作的余乐夫说:‘这段日子里,一方面做了爸爸,更多的是,随着生活的体会与更多空间的个人冷静思考,似乎感悟到吹波糖的音乐,究竟要为自己或社会带来什么?音乐对人生带来什么?面对浮躁的社会,音乐是不是也是过眼云烟?只是大家high一下而已?主唱阿民一直与我有着音乐上的默契,对他而言,貌似也真正进入思考人生的阶段了,也许这种种思考,为吹波糖诞下了这张《风靡不了这地球》。


这张专辑的主题,应该来说与我们的生活更吻合,我们也努力地将作品打造成与真实生活,现世情感更贴切的结合体,而不是表面泄欲的“应酬”或去装那些与自己社会生活格格不入的表面化东西。因此在新的歌曲里,关于男女情爱的东西少了,多了像《风靡不了这地球》,《小丑》,《Saturday night》等反映人生态度的作品。


MG:吹波糖的音乐创作会不会着重在表现某一个主题?或者说你们的音乐创作流程是较为随意的,并不会有什么范围限定,所有内容都可以成为你们创作的初心?


音乐创作应该就如人生一样,不应该有太大的限制。关键在于乐队的那帮人的世界观,价值观。对我们而言,无论是什么音乐风格,这只是外在的“形”,并不是什么本质的东西,而我们更在乎,你的音乐是否是“真心”的,有感而发的。在生活的某种不同时刻,心情下,脑海里折射出的音乐是有很大差异的,所以生活越丰富,接触的阶层越多,思维就越开阔,变数就越多,从而你的音乐灵气就会越丰富了。


外界也有评论我们形成了自己的“吹波糖式摇滚”,但这个是什么?我们自己也难以形容,或许我们已经有一种独特的韵味产生在别人的眼里了。


MG:吹波糖曾经在广州和香港都开过专场演唱会,那么多年来尝试过livehouse的巡演吗?这一次巡演会有些什么新鲜的感觉,或者会有什么新尝试?


确实,我们跟很多乐队不一样,成军多年了,才第一次举行省内的巡演。或说我们的现场show并没有那么密集,其实,我们有时候宁可花更多的时间在唱片制作和视频制作上。或者说,我们对唱片和mv水准等自我要求比许多乐队要高一些吧,他们可能更渴望多些现场的演出。


这次巡演,对我们来说意义重大,一方面我们要用唱片记录好我们的作品,使之能产生较长远和宽广的辐射范围。另一方面,这次巡演希望能跟广东省的乐迷近距离接触,我们的音乐。而Live house虽然不是什么华丽的舞台,或商业的包装,但我们认为,Live house永远是摇滚音乐的土壤,而作为一支乐队,也一定经过这种环境的磨练,才能培养锻炼出他的气质与真正的摇滚范儿。




MG:会有计划走遍全国吗?粤语创作的乐队似乎在广东省外票房较为一般,会不会有压力?


有的,粤语票房一般的话就让我们改写吧哈哈哈哈!


我们觉得要玩艺术的人,首先要培养出一种对功利不削一顾的心态,你才有可能成功,当你一切都TM无所谓了,你的气质就来了,个人魅力就来了。其实票房差的普通话乐队也应该一大堆吧?粤语票房差有语言的因素,有功利的民族政治矛盾因素,这些我们都是无能为力去改写的,我们唯一能够控制的,只有自己的实力与艺术的真挚,若能做到用真心打动别人,语言不是问题!毕竟,我们这个圈子的人,绝大多数属于文青,有想法的人,这类人,我们觉得都是比较纯真的人群。我们首先不要自己给自己贴标签,再退一步,生于南粤,言之粤语,问心无愧,行了。


MG:据说你们队内有国乐演奏家,甚至是在音乐学院里任职教授国乐演奏,有没有尝试过把你们的国乐演奏技艺元素揉入你们的音乐?


是的,余乐夫与童绍民都是国乐专业的毕业生,余乐夫现任星海音乐学院大学部高胡专业导师,在国内也颇有名气了。他们两人于其他三位老师组建的“南亭会粤乐团”更参与了许多国际大型音乐节,他们是广东传统音乐的年青一代代表人物。可见我们对广东的文化不是表面上的“撑粤语”那么简单,更肩负着艺术载体的传承使命。


至于尝试将国乐融入吹波糖的音乐,这是我们下一步的构思,但是不会做太多的作品。因为国乐的东西,越是了解深入,反而不喜欢看到它上面有太多的“添加剂”,我们对国乐的理解是“静”“含蓄”“清雅”,所以用于摇滚乐的结合,形式很简单,但是要真正意义的有价值的结合,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大家拭目以待吧。


MG:你们也曾经给不少国外优秀乐队的专场担任嘉宾乐队,如GOOD 4 NOTHING等,在你们与他们的接触中,你们认为国外乐队在中国的巡演过程中有什么是值得大家学习的吗?


要学习的是太多了,例如现场音色的还原度,扎实的基本功带来的毫无压力发挥,舞台节奏的掌控能力,体力上的配合等等等等,都是我们要学习的。当然,我们亚洲人的体格,特别是中国南方人,相对还是柔弱了一些,但日本乐队就能克服这方面,也许也跟民族性格有关系。总之,要时时刻刻的,找到与自己音乐非常吻合的台上状态,吹波糖还需要努力。


感谢Fing3宇明协助完成采访。


文/Jinbo


2016.5.14 肇庆雷尼LIVE HOUSE

                   票价:40元(预售)/60元(现场)

票点:

一、麦田琴行(实体票)

ADD:宝月路宝月公园南门

TEL:(0758)2206616


二、雷尼Live House(实体票)

ADD:江滨堤8号码头内

三、云浮宏生琴行(实体票)

ADD:云浮市云城区河滨东路409号首层 

TEL:13922665059 (山鸡)


四、微信、支付宝购票

(演出当天凭微信名兑票,各位亲在兑票前别改名儿)

微信票务咨询电话、支付宝账号:13902366222(雷尼Live House
增设支付宝支付,添加以上支付宝帐号即可对话支付购票


五、有演出APP

亲们手机如果自带【有演出】的APP,可以直接搜“吹波糖”购买预售票



Copyright © 上海粤语新歌榜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