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粤语新歌榜联盟

摩拜CEO:失败了,就当做公益吧!

互联网情报站 2020-08-04 13:51:25

每一个为城市创变而萌生的念头

都是最高贵的种子。


她,就是其中一个——

羞涩(低调,不愿意露面宣传)

美(看照片,是真美)

心怀大义(善良、真诚、怀公益心)




突然在一席上发现了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炜在一席上的演讲,看了 3 遍后,迫不及待的要分享给你看。


虽然做了近 10 年媒体,但胡玮炜不是一个口齿伶俐特别能说的创业者,偶尔紧张的磕磕巴巴,但真实令人动容,关于她是如何一步一步开启单车梦想的,她分享了很多很多细节和零碎的想法。


废话少说,你可以不看后面的文字

但下面这个视频,你一定要看

胡玮炜,一席第429位讲者


从今年的 5 月份开始邀请胡玮炜,到 12 月 20 日演讲视频上线,一席花了 7 个月才请动了她。但这完全不是一个估值近 10亿 美金公司创始人的耍大牌,相反正是因为她的低调:


“摩拜单车还是一个新生儿,还处在一个婴儿期,我如果过多演讲,会有一种幻觉,似乎是一种成功的幻觉,其实我们真的刚刚起步”,胡玮炜说出了她当时的顾虑。


胡玮炜非常的感性:上一位演讲者骆老师在台上讲他在城市里面的观察和细微的感受,她坐在台下一边听一边感动的流眼泪,上台后都还未抚平内心的激动。


但也许正是这样感性的人,才能喊出“骑行改变城市”这样性感的口号。


她说:“一个城市如果适合自行车骑行的话,它的幸福指数一定是非常高的。因为首先它应该有自行车道,然后有绿树,因为如果没有绿树夏天会非常热。空气也应该良好,这样人们才愿意去骑行。我们是坐等有一天能够变成这样,还是说每一个人可以付出一点力量,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无论是在上海还是在北京,胡玮炜都买过属于自己的自从车,但总是不到一个月她就放弃了:要么就是被偷了,要么就是我真的觉得在城市里面骑其实是非常不方便的。


我希望我像一个机器猫一样,当我想要一辆自行车的时候,我就能从口袋里掏出一辆自行车骑走。因为在大城市里面,可能我无数次从地铁站出来,在高峰期的时候根本打不到车。我可能会坐一辆黑摩的,但是非常危险。那个时候我就特别希望有一辆自行车。”这是胡玮炜2014年的时候做梦都在想的事情。


2004年胡玮炜从浙江大学城市学院新闻系毕业后,进入《每日经济新闻》经济部成为一名汽车记者。后来北上到了北京的《新京报》,随后又跳槽到了《商业价值》和极客公园做和汽车相关的报道,这一干就是10年。



她把少女最美好的时光给了媒体,给了汽车。


很多人都说媒体人有个通病:会说不会做。但在汽车行业做了近10年媒体人的胡玮炜刚好相反,她不是个很能说的人,更不会忽悠,但她想到什么就一定要去做。


“其实我不是一个特别有野心和企图心的人,但是我是那种——如果我心里有一个想法,它就像种下了一颗种子,然后它就会不断地发芽,如果我不去做的话,我可能会不能接受。所以我就一直不停地去push自己做这件事情。”


大概在 2013 年年初的时候,她去了一次拉斯维加斯,在那里她看到了很多很多汽车公司的展出。当时她就有一种非常强烈的感觉,那就是未来汽车可能会发生很大的变化。



拉斯维加斯之行让她颇受冲击,更多的是启发,人与汽车的交互,汽车与汽车的交互,以及未来的交通出行。回来以后她跟当时的老板说,未来出行行业肯定会发生巨大的变化,她想做一个关于汽车和科技的小栏目,她来负责。


但她最后没有说服老板,干脆就辞职出来自己做了一家公司,叫极客汽车。


2015 年做摩拜单车也是这样。


“有两次,一次在杭州,一次在瑞典的哥德堡,我都看到了公共自行车停在路边。两次都是靠近傍晚的时候。我就想,其实在城市里面骑车去游荡还是非常舒服的,我就使劲地想知道我该怎么来租这个车。我不知道去哪里办卡,也不知道去哪里交押金。那个硬件的小亭子,我用信用卡塞了半天也不能解决。”


胡玮炜说,移动互联网支付已经那么方便了,为什么一辆自行车我却骑不了?那时候,做一辆随骑随停的自行车的种子已经在她心里生根发芽。


直到有一天,她和一些投资人在一起聊天,当时一个天使投资人说:“哎,你有没有想过我们做共享单车呢?用手机扫描开锁的那种。”此话说出之后,遭到在场的人的反对,因为在中国几乎每个拥有自行车的人都有过自行车被人偷过的经历,“共享”这肯定不可能!这件事情的难度太大了,别人都退出了!


胡玮炜听了这句话后,有一种被立刻被击中了的感觉,她马上就说,我可以做这个。机会就是这样,当很多人都觉得是机会的时候,那一定不是机会,而是危机,只有在被人看不懂,看不起,不想做,不敢做的时候,这才是机会。机会永远属于冒险者!


于是,胡玮炜成了摩拜单车的创始人,而提这个建议的人,成了她的天使投资人。




一开始遭遇的质疑当然很多。一个年轻的女记者,真能带着公司做到这件事情吗?似乎怎么看都不靠谱吧?


胡玮炜说:“我可能比较轴,我会主动排斥掉所有这些跟我说不靠谱的东西,你说做不到,我现在没办法证明,我最后会做出来给大家看。”


她找过好几个人来设计摩拜单车,因为一开始对这辆单车有太多想法。当时的目标是不需要人工干预——它不会坏掉,不会爆胎,不会掉链子,而且它还不能生锈。“街上太多公共自行车锈迹斑斑,为什么?都是用钢做的。但摩拜单车全部用全铝车身。”胡炜炜说。



他们找到了国内最强的自行车生产企业,她发现,他们相对来说已经不太愿意创新了,“工业是有惰性的,造自行车100年不变都能赚钱,我为什么要去改变呢?他们没有那么大的动力去改变。


胡炜炜没有研发硬件、软件的背景,没有做过系统,所以她把这些人全部找齐了。她没那么自信,也不觉得有多难,“你用常识也能判断出来,我又不是造火箭。”



话虽如此,公司还是经历了多次的濒临资金枯竭的险境,最惨的时候,她通过亲友借过民间借贷去支撑公司的运作。


“现在我觉得最难的是从来没有人做过这样一件事情,并且下那么大的决心从头串起来,我们一路都是摸索着前进。”胡炜炜说。


摩拜单车的CEO王晓峰(Davis)在2015年底左右加入公司。此前,他曾担任过UBER上海分公司的总经理,DAVIS进入公司之后,担任CEO,胡玮炜则担任总裁。她说:“Davis的加入是mobike非常幸运的事情。”

  


胡玮炜认为,摩拜单车模式虽然非常简洁,但他们每一块,如APP、自行车设计制造、智能锁系统、区域运营等,都有很多问题需要解决,“每一块其实有它自己的系统,而且把这几块东西拼在一起,不是一个简单的事情。”


这时候,王晓峰的加入,使公司的运作上了一个台阶。胡玮炜说,“他是非常有人格魅力的人,执行力特别强,擅长推动一件事往前跑,所有的会议都分解为行动项,习惯于用数字管理公司,我从他身上学到了非常多。


这是摩拜在广州的一天


2016年,资本趋冷,但共享单车却杀出重围。


如今,共享单车的火爆程度从单车的投放密集度就能看出来,在一、二线城市,几乎每个地铁口都会聚集大片颜色各异的共享单车。但若是从资本的角度来看,那更加吓人。


据一位投资人透露,当时的他已经谈妥了一家共享单车公司的C轮融资,但就是出个差的功夫,回来后便没有了机会。


据智东西统计的数据显示:截止到目前,市场中已经有包括摩拜单车、ofo、优拜单车、小鸣单车、小蓝单车等 17 个玩家入局,有 20 多家投资机构投入了近 30 亿元资金,单车共有 30 万辆,遍布 10 座城市...


摩拜单车在共享单车大战里可以算是一只大军,这个行业内的先行者在几乎一年的时间里就已经完成了C+轮融资,投资金额达到了数亿美元。且投资方基本都是一些知名的投资机构,包括红杉、创新工场、贝塔斯曼、启明、熊猫、祥峰,甚至美团王兴也参与其中。



摩拜在市场中获得如此成就,但创始人胡玮炜创办摩拜的最初却从没考虑过这个公司能不能做大,她的初心却非常简单,

就是要让一个城市更适合骑行,让更多人在0-5公里的出行范围内选择绿色出行。




失败了就当做公益。


一、二线城市,摩拜大批量的出现,但问题也随之而来。被损坏,被偷。



甚至被放在咸鱼上出售。


直接破换掉二维码,使得单车无法使用。


监管问题也时有发生。


这类情况,让胡玮炜很是心疼,她曾说,“有一次我们的单车被扔到了河里,我感觉就好像凶杀案现场一样。”


除了用户的使用问题,还有人质疑摩拜单车“盈利问题没解决,是一种创业套路,通过炒作、骗风投”。对于这类问题,胡玮炜表现的非常从容:


商业模式不一定非要找,不论是对社会还是对个人,只要做的事情非常有意义,非常有价值就可以。如果我不去做的话,我会很难受。创业的路上,最大的竞争对手永远都是自己。就算这次失败了,那也是一项公益。


另外,面对目前行业内鱼龙混杂的现状,胡玮炜曾经回应:任何技术都是很容易复制的,但是基因、管理理念,创业团队复制不了。摩拜单车的定位其实和其他公司完全不同,我们定义的人群是有休闲运动的生活态度的那一些人,我们并没有设定客户一定要使用摩拜单车完成早晚高峰的换乘,有的时候在地铁口找不到车,这是我们需要考虑的问题,但并不是一个紧急的问题。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摩拜和其他公司的基因不同,创业团队不同,发展理念不同,这些就是摩拜的核心竞争力。


在演讲的后面,胡玮炜讲了一个小故事。在上海的时候,她常常跟同事一起去那些有树荫的小道骑行。有一次,他们一边骑一边讨论,陈奕迅有一首歌叫《单车》,其实它是一首粤语歌,她一直不知道《单车》讲的是什么。刚好那个同事他是广州人,他跟胡玮炜说,那首歌是讲:他跟爸爸唯一的拥抱,就是他坐在后座的时候能够抱着爸爸的腰。爸爸总是对他很严格、很严苛,他所有的温暖的记忆都是在那辆自行车上。然后,那个同事,也讲了自己一些他跟他爸爸的故事。


下面这张动图,是摩拜在深圳的一天。深圳是个不眠之城,凌晨两三点都有很多人在骑摩拜。



有一次,胡玮炜在深圳的时候就跟大家调侃,说不知道为什么深圳一天24小时有这么多人在骑行。


后来一个用户就在朋友圈@胡玮炜,说其实很多人,像保洁阿姨她们在凌晨两点的时候刚刚下班,而那个时候已经没有公共的交通工具了。


看到这个,她非常感动。

Copyright © 上海粤语新歌榜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