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的人听不见我的歌(随笔)//宋明华

发布时间:2022-07-16 13:06:43


孝 南 文 学   

ID:xnzx2016

欢迎关注

我爱的人听不见我的歌


记得多年前看过一部电影,名字就叫《甜蜜蜜》。两个情窦初开的年轻人,因为共同喜欢邓丽君的《甜蜜蜜》而结缘,却又在邓丽君的歌声中黯然分离。


无论他们所面临的生活是多么的冷峻狰狞,邓丽君甜美的声音,却始终温润着这两个在冷冷异乡打拼的年轻人的心。


人生在世,谁人心里没有过喜欢的歌,谁人不曾旁若无人地引吭高歌过。谁人不曾在歌声中癫狂,在歌声中觉醒。


而这些曾经让你我迷恋沉醉的歌声,却又和记忆中的某些人某些事唇齿相依,纠缠不清。


一首歌,一个人,一首歌,几声叹,蓦然回首,方始发觉,原来记忆中,那些如影随形的歌声,当初曾经那么执拗地改变着我们的人生轨迹。         


初识邓丽君的歌声,我还只有上十岁的年纪。那个时候,她的歌据说是黄色小调,靡靡之音,是不允许公开播放的。


我们只能在放学后,去邻居家偷偷听邓丽君的歌。邻居在葛洲坝做工头,属于当时最早富起来的少数人之一。


他家里置办了当时农村非常罕见的12英寸黑白电视机。当然,他家里,也还有我最最喜爱的“三洋”牌收录机。


邻居收藏了一盘盗版的邓丽君的磁带。我们总是在他家里一遍又一遍地聆听邓丽君的歌,乐此不疲。


我当时特别喜欢邓丽君的一首叫《我和你》的歌。歌词大意是:我要衷心地谢谢你,一番关怀和情义。


如果没有你,给我爱的滋润,我的生命将会失去意义~~歌曲的旋律和老师教我们的《北国之春》一模一样,歌词却大相径庭。


特别是,邓丽君唱出了我们从来没有体会过的温馨甜美,这让我如痴如醉。而且,歌曲中不时出现的爱这个字眼,更加让年幼的我觉得新奇神秘。


原来,世间上,除了革命理想阶级斗争,还有一种叫爱的东西,是那么的温情脉脉,让人向往。那时的我,喜欢邓丽君的歌,简直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


在路上唱,在家里唱,即使在课堂上,只要老师不在,我也要轻轻的哼上几句。记得有一次上自习课,我和同学单木文正唱的起劲,却见杨老师匆匆忙忙闯进了教师。


听我们唱靡靡之音,老师大惊失色,马上把我俩请进了办公室,一番痛心疾首的教育,一番苦口婆心的劝说,想到等会回家后,父亲免不了对我拳打脚踢,吓的我眼泪扑唰扑唰的往下掉。


看我们掉泪,老师动了恻隐之心,说不告诉家长,我才稍稍放下心来。


出了办公室,在走廊上杨老师看四周无人,悄悄说:“你们想唱邓丽君的歌,就悄悄地唱,千万不要在大众场合唱。


我也喜欢她的歌,你们在那里听的,放学后带我一起听。”  


 有人说,有华人的地方,就有邓丽君的歌。这话不假,我想,可能没有一个歌手的歌,能像邓丽君那样,能够如此坚韧地长盛不衰,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的华夏儿女。


她就是流落人间的天使,用她的天籁之音,孜孜不倦地传递着真善美,用她的歌声,涤荡着我们内心蠢蠢欲动的私欲恶念,提醒我们向阳行善。


就像《小城故事》中所说:小城故事多,充满喜和乐。看似一幅画,听像一首歌,人生境界真善美,这里已包括……


84年春晚,歌手朱明瑛唱了一首《回娘家》,这首歌,因为其欢快诙谐的歌风,很快风靡全国,传唱至今。其实,这首歌的原唱,是海峡对面的邓丽君。


朱明瑛怕如实说是邓丽君的歌,估计不能通过。想到邓丽君是河北人,就谎称这首歌是河北民歌,从而蒙混过关。


纵观华人世界,又有几个歌手没有翻唱过邓丽君的歌。就连向来硬朗狂野的摇滚歌手,唱起邓丽君的歌来,一样的深情款款。


我喜欢轮回乐队唱的《在水一方》,喜欢 郑钧唱的《船歌》,也喜欢臧天朔 翻唱的《再见!我的爱人》。而今炙手可热的天后王菲,少年时代,即翻唱邓丽君的歌。


成名后,推出的专辑《非靡靡之音》,更是将邓丽君歌声的柔美甜渲染得淋漓尽致,再加上王菲嗓音特有的飘逸空灵,让这张专辑成为经典中的经典。


80年代末期,90年代初期,,已有不少台湾歌手参加春晚。可是,这中间,始终没有我最最渴望见到的邓丽君,这让人心生不少失落和期盼。


记得当时内地某报的记者关键电话采访了邓丽君,邓丽君也表达了对遥远故乡的思念和热爱,表示适当的时候会回内地演出。


自那后,我就一直盼望着,盼望着,能早日在春晚一睹邓丽君的风采。可是,世事无常,天妒英才,这一天永远不可能到来了。


1995年5月8日,邓丽君在泰国清迈旅游时突然去世,终年42岁。那一天,我在襄樊铁路技校的建筑工地,汗流浃背地搅拌混凝土。却见我的堂哥老二正躲在角落里抹眼泪。老二向来严厉坚毅,不苟言笑,他今天这是怎么了。我走到他跟前,二哥眼泪汪汪地说:“邓丽君死了”……   


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这些年,每一个孤单失落的夜晚,每一个欢天喜地的日子,我的心里,总会不由自主地循环往复邓丽君的歌。


“如果没有遇见你,我将会是在哪里。日子过得怎么样,人生是否要珍惜。……认时光匆匆流逝,我只在乎你。


心甘情愿感染你的气息。人生几何能够得到知己,失去生命的力量也不可惜……多年以后,在听遍了“只盼日头落西山头,让你亲个够”,“因为明天我要成为别人的新娘,让我最后一次爱你”,“擦干眼泪陪你睡”,等等等等这样的直白低俗的所谓歌曲后,我终于明白。


原来,曾经被我们斥为靡靡之音的邓丽君,她的歌声才是人间至纯至美的飘飘仙乐。她不曾离去,她一直都在。


就在水的一方,荷叶之上,淡淡地,浅吟低唱。“再见了 我的爱人,我将永远不会忘记你,也希望你不要把我忘记”……再回首,佳人已远,歌声犹在,世上早已是沧海桑田,唯有永恒的歌声,依然在大地回响。      


我十八九岁的时候,电视机还不是那么普及。大多数人,还是习惯听收音机。那时湖北电台有个记者叫张立功,他主动请缨,要求创办一个自负盈亏的新型电台。


于是,楚天经济广播电台横空出世。这个电台,一改当时传统电台的高高在上,故步自封。


注重参与,寓教于乐。以往电台,都是他播什么,你就听啥,你没有什么选择权。而楚天台,你不但可以点播自己喜欢的歌曲,还可以参与游戏,听到自己的声音。


这种创新,当时可谓石破天惊,立即受到群众热捧。当时楚天电台晚间七点档有个节目叫快乐电话,是个大众参与的游戏节目。


每到这个时候,都有数以万计的听众争先恐后播打节目组的电话,人们不惜花掉一天的工资,只为能在电台听到自己的声音。


记得有一次,居然听到邻村孝感市花园镇第四小学的几个青年教师打通了节目组的电话,几个教师太激动了,说话有点结结巴巴,但是。他们的快乐是显而易见的。


这种快乐,是现在忙忙碌碌的人们无法理解的。当然。那个时候,最火的,还是我们的吉祥鸟刘虹,“道出你的心声,带去你的问候,吉祥鸟愿做你传递友情的空中使者”。


在正午时分,走遍鄂东的山山水水,都能听到这熟悉的声音。一晃眼,刘虹去澳大利亚已经好多年了。


我早已经不大听收音了,楚天台也分分合合,不知吉祥鸟这个节目,还有没有予以保留。说了这么多,楚天台的火爆,其实,主要是想说一个人,陈百强。


那个时候,楚天台有一个音乐节目,叫流行歌曲排行榜,主持人叫雄志。是一个很阳光很开朗的小伙子,后来他去厦门电台了。


1990年,整个1990年,楚天电台流行歌曲排行榜的冠军歌曲,都是被陈百强的一生何求和陈慧娴的千千阙歌把守。可以想象,那个时候,大街小巷,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在传唱一首《一生何求》,陈百强是何等的风光。“冷暖哪可休,回首多少个秋,寻遍了却偏失去,未盼却在手。我得到没有,没法解释得失错漏,刚刚听到望到就更改……”。


记得那一年,我疯狂地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她让我坐立不安,魂不守舍。我感觉,无时无刻,睁眼闭眼,前后左右,都是她的翩翩风采。


整个世界,都被她的倩影所笼罩,我忘记了其他人的存在,这让我寝食不安。我熬了几个深夜,死记硬背,磕磕碰碰学会了粤语版的偏偏喜欢你。


有一天,恰巧在路上遇见她。我顾不了路上行人熙熙攘攘,大声唱起来,向她表白我的爱,“愁绪挥不去,苦闷散不去,为何我的心一片空虚,感情已失去,一切都失去,满腔恨愁不可消除……”。


女孩脸刷地红了大张着眼睛,惊愕的瞪着我。而后,冒出一句,“神经病”。抽身就走。这突然的变故让我不知所措,这和我预想中的情景截然不同。我不知道是应该继续歌唱,还是要落荒而逃。


1992年5月18日晚间,陈百强突然晕倒,被送进医院,之后一直处于昏迷的状态之中。17个月以后,在广大歌迷的痛楚悲戚中,陈百强还是离开了他挚爱的世界。


而后,在楚天电台举办的纪念他的专题里,在几个女孩的泣不成声里,我听到了她们对陈百强的评价:干净。从那个时候起,我明了,原来,干净,是对一个人,至高无上的盖棺定论。        


在香港男星中,我最喜欢的,自始至终,都是张国荣。我不知道,究竟是他忧郁迷茫的眼神,还是他与生俱来的高贵气质,或者是他歌声中的自信阳光,也许,这些,兼而有之吧。


张国荣出身大富之家,有过入行之初不为人知的艰辛,也有过盛名之下名利之争的烦扰,还有过惊世骇俗的爱恋,最终,化为纵身一跳,人间的万千恩怨皆成云烟。但是,必须承认,活着时,他始终是一个不计得失热心助人的老好人。


最初的日子,当他在台上热情奔放的歌唱时,台下却是“滚下去”的吼叫声。为了在娱乐圈生存,他不惜脱下衣服,出演风月片《红楼春上春》。


这对自视甚高的张国荣来说,该是多么的屈辱呀。歌曲《有谁共鸣》应该是他此时的心声吧:抬头望星空一片静,我独行,夜雨减停,无言是此刻的冷静。


笑问谁,肝胆照应,风也急风也清,告知变幻是无定。未明是我苦笑却未停,我独行 夜雨渐停不信命,只信双手去苦拼……在历经无数挫折失败后,张国荣终于成为一代巨星。


可是,他终究是一个腼腆害羞的男生,娱乐圈的勾心斗角让他心力憔悴。他曾经想退出,却终究无法抵挡自己对歌唱对演绎的热爱。


于是,他特立独行,他穿裙装,他用自己对俗世的不屑来掩饰自己内心的孤单。“我就是我,是颜色不一样的烟火,天空海阔,要做坚强的泡沫。我喜欢我,让蔷薇开出一种结果。”。


张国荣走了,就像他在电影里所言,“世上有一种鸟,是没有脚的,累了,就在天空中休息。他的一生只能落地一次。当他落地的时候,也是他死去的时候”。


我们无数人渴望的名利财富,我们无数人渴望的生活,张国荣都拥有了。可是,他依然选择离开。人生,究竟怎样,才是理想的人生。也许,像他这么完美的人,这凡俗的尘世,真的不是他理想的家。


我想,他应该没有离开,他就藏匿在他的歌声里,冷冷地看着我们争名夺利,为了蝇头小利而绞尽脑汁。他似乎依然在幽幽地唱着歌儿,劝我们珍惜真情,献出真情: 


诚恳相关注交出一片心,诚恳相勉励解开心里那闷困,诚恳相交往怀着爱和恕,相唱和人生传妙韵。……          


2003年四月一日,张国荣跳楼远行。2003年12月30日凌晨2点50分,梅艳芳香消玉殒。短短几个月,香港歌坛80年代最有权势的三个人,就只剩下谭校长形单影只了。


梅艳芳曾经在香港如日中天,在内地也是火的一塌糊涂。但是,说老实话,在我看来,她其实是人红歌不红。在内地,她的传唱度很高的歌曲,也就是女人花,一生爱你千百回,似是故人来那么几首。反而是她的电影,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


《胭脂扣》里面那个对爱情忠贞执着的女鬼如花,为了爱可以付出生命的代价。可是,到头来,发现自己苦苦爱恋的男人,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懦夫孬种。那份无奈,那份痛楚,真是让人痛彻心扉。


梅艳芳曾经要求张国荣,“如果我到了四十岁还没嫁出去,你就娶我好吗?”。而今,两人都已升入天国,在那里,他们现在一切可好。


是否偶尔会合唱那首一生爱你千百回:


日夜为你着迷 

时刻为你挂虑

思念是不留余地


已是曾经沧海 

即使百般煎熬

终究觉得你最好


管不了外面风风雨雨 

心中念的是你

只想和你在一起


我要你看清我的决心 

相信我的柔情

明白我给你的爱


一转眼青春如梦 

岁月如梭不回头

而我完全付出不保留


天知道什么时候

地点原因会分手

只要能爱就要爱个够


我要飞越春夏秋冬 

飞越千山万水带给你所有沉醉

我要天天与你相对 

夜夜拥你入睡


梦过了尽头也不归

我要飞越春夏秋冬 

飞越千山万水守住你给我的美。      


人世间的好多事情,总是出人意料,一波三折。甚至反转巨变。想当初家驹在世时,他在歌坛的地位,是远远不能和当时的绝代双骄阿伦和哥哥相提并论的,即便和陈百强比起来,也有不小的差距。


只是到了现在,去KTV唱歌,家驹的海阔天空,光辉岁月等歌曲,点唱率,远远超过其他歌手了。特别是陈百强的歌,现在已经不大有人知道了。


只是,家驹不会想到,自他走后,他的乐队,早已土崩瓦解。最初的梦想,终究难敌尘世的利欲。         


我曾经特别喜欢张雨生的《我的未来不是梦》。我总觉得,这首歌,是有力量的,我想,即使是奄奄一息的病人,听了如此慷慨激昂的歌声,也会有了求生的欲望。即使是人人唾弃的狗尾巴花,听了这首歌,也能散发出玫瑰的芬芳。


只是,有一次,我听了某位歌手怪声怪调有气无力的翻唱,我怒发冲冠。恨不得把录音机砸它个稀扒乱。如此糟蹋经典,不知那个翻唱的歌手,夜里可否睡的安稳。       


歌声是上天赐予人类最好的礼物之一,歌声是游走在人世间的大美精灵。她给我力量,赐我智慧。让我在人群里不再孤单,在黑夜里聆听阳光燃烧的声音。就像此刻,我一遍又一遍地聆听阿桑,聆听寂寞在歌唱。      


 即便所有爱我的人都弃我而去,即便前方充满荆棘坎坷。只要还有歌声伴我,我就始终保持斗志,奋勇向前。        


我会干净的活着。



作者简介

宋明华,孝昌人,农民,酷爱文字与音乐。曾获得孝感日报年度一等奖,孝昌县孟宗故里,梦里花园征文网络人气第一名。


一周回顾


阳光下的仙女湖(散文)//刘艳

爱纠心的我(诗歌)//燕七

月儿挂夜空

莲(小小说)//李艳芳

星光的碎片(诗歌)//燕七

孝南区文联举办学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暨文学创作讲座活动

那些挥之不去的笑容(散文)//潘杏桂

主编张正义


副主编易格滋  胡俊文  吴静


编辑李东海  管红珍  潘平波 

             刘   艳  胡似昭  王兢文 


本期责编李东海

第408期

欢迎关注“孝南文学

这里是孝南区作家协会的公众号。所有文字,皆是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文摘报刊选载本平台作品,请与本编辑部联系。官方投稿邮箱:xiaonanzuoxie@126.com


长按二维码可关注




Copyright © 上海粤语新歌榜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