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可能是最后一批听粤语歌长大的人

发布时间:2022-01-13 08:03:02


不知从何时起,喜欢听粤语歌的人越来越少了。

徐徐回望 曾属于彼此的晚上


红红仍是你 赠我的心中艳阳


如流傻泪 祈望可体恤兼见谅


明晨离别你

路也许孤单得漫长


一瞬间 太多东西要讲


可惜即将在各一方

只好深深把这刻尽凝望

来日纵是千千阙歌

飘于远方我路上


来日纵是千千晚星

亮过今晚月亮


都比不起这宵美丽

都洗不清今晚我所想

因你今晚共我唱


粤语歌坛的实力唱作人也越来越少,或是越来越不被人们所熟知。外面的声音太大,大到很少有人去细细寻找有灵魂诉说的粤语歌,抓耳的音乐稍弱就被埋没在浩瀚汹涌的乐潮中。



现今,大多数人的关注点早已不是歌声、歌词、旋律和意境了,更多的是去关注歌手的包装,例如某些歌手的颜值、感情生活、综艺等等逾越了音乐本身,这也导致某些歌手丢去了其本质而去制造某些另类的包装特色。

也是,几年下来,香港叱咤乐坛获奖的反反复复就那几位歌手。


今年是容祖儿第13次夺得“最优秀流行女歌手”这个奖项,而“最优秀男歌手大奖”自2004年设立,至今13年,除了首届奖项由李克勤夺得之外,其后连续12年都是陈奕迅囊中之物。



且随着亚视正式宣布停播,香港已不再是过去的好光景,粤语在大众面前愈来愈少出现。无论是香港电影还是音乐,曾经“美誉甲天下”的时代一去不复返。

别再做情人

做只猫做只狗

不做情人

做只宠物至少可爱迷人

和你相交不浅无谓明日会被你憎

沦为旧朋友 是否又称心

没有心 只像闲人

若有空 难道有空可接吻

注定似过路人陌生 你怎么手震




近几年,香港词人也更多的开始写国语歌,但总觉得他们写国语似乎没有那么拿手,没有了那种共鸣,没有了那种感动,也许有些歌词用粤语唱出来才能打动人心吧!


当它们被改编成国语,就如同那个种子被炒熟了一般,回忆,也是嗑瓜子的味道。



为什么喜欢粤语歌?


幸福只有一种,而悲伤却是参差多态,而恰恰是这种疼痛感,令人印象深刻,听歌的那几分钟世界里伤感沉沦,抽离的那一刻或许可以获得新生。


每次和弟弟妹妹们聊天,他们满口都是当红偶像或者大热的潮流音乐,他们的生活里有发达的网络,随之有了太多东西,只是没有了张国荣、Beyond、张学友、李克勤、陈奕迅...



我多想告诉他们,林夕和黄伟文的词有多么直指人心,那么多粤语歌有多么好听。

她似这月儿 仍然是不开口

提琴独奏独奏着 明月半倚深秋

我的牵挂 我的渴望 直至以后

仍在说永久 想不到是借口

从未意会要分手

但我的心每分每刻 仍然被她占有


她似这月儿 仍然是不开口

提琴独奏独奏着 明月半倚深秋


我的牵挂 我的渴望 直至以后


我遗憾着,这些词人尽心力写出的作品他们是不会听到的。也不会懂哥哥、黄家驹的离世给我们带来的感伤,也不会懂为什么有那么多人怀念他们,也不会懂黄耀明之于林夕,杨千嬅之于陈奕迅。


2008年,一首《喜帖街》在香港街知巷闻,这首歌源于香港的一条老街,那里主要印刷喜帖,也卖结婚用品。所以很多香港人都会在结婚前,来这条街置办结婚用品,不过这条充满幸福光景的老街还是被拆。

当初的喜帖金箔印着那位他

裱起婚纱照那道墙

及一切美丽旧年华

明日同步拆下

忘掉有过的家

小餐枱沙发雪柜及两份红茶

温馨的光境不过借出

到期拿回吗

终须会时辰到

别怕

请放下手里那锁匙


好吗


黄伟文的词,用一条街的败落诉说一段感情的逝去。到了第二年,同样是黄伟文作曲谢安琪演唱的《年度之歌》说的是一首歌流行到被淘汰,正像一个风光无限的明星,趁着好时光优雅下场,否则等到曲终人散时,更显得寂寥。

回望昨天剧场深不见底

还是有几幕曾好好发挥

还愿我懂下台的美丽

鞠躬了就退位

起码得到敬礼

谁又妄想一曲一世

让人忠心到底


辛弃疾说“可怜白发生”,陆务观云“湖未灭,鬓先秋,泪空流。”英雄不惜死,却怕老,更怕,人老心不老,夕阳西下的命运却留一襟晚照的豪情,何等寂寥,难怪清风都笑。

那一时期的粤语歌就是有这种魅力,与万众追捧的偶像无关,与制作精美的MV无关。


听着听着,就有一个字、一句词、一段旋律钻进你心里,即使你当日浑然不知,它却在你心里某个柔软的角落埋下感动的种子,然后发芽、生长、开花,忽然有一天,就结出一个叫情怀的果实来,咬一口,鼻子泛酸。

往期精选

邓紫棋与黄明志KTV合唱《飘向北方》

英文版《当你孤单你会想起谁》

李宗盛的那些女人歌,首首经典!

人啊,最怕的是突然听懂了一首歌~


点击上方文字,即可聆听好歌 /

(部分图文转自于网络或网友友情推荐,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


Copyright © 上海粤语新歌榜联盟